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一章 自寻死路,月神薰?

    “嘘~”洛优优忽然眉头紧锁,“有声音。”

    所有人安静下来,精灵和女巫耳朵没有那么灵敏,但是所有的血族都听到了塔米的声音。

    “怎么办?”井炎看了洛优优一眼,又环视了一下山洞,根本没有躲藏的地方,而且以塔米的法力,就算躲藏了,也不一定瞒得过。

    声音越来越近,仅到就连耳力最差的女巫都听到,全身神经紧绷,好像一副等着裁决的模样。

    “怎么办?”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洛优优,好像她是大家的希望一样,却忘了洛优优此刻跟他们一样被困在山洞里。

    塔米的声音越来越近,洛优优看着大家焦急又希冀的目光,心里忽然升腾起一种不知道该成为什么样的情绪,原来被依靠被信任是这种感觉。

    洛优优拿出魔法瓶,还剩两次机会,这一次要不要用?

    略微思考了一下,洛优优把魔法瓶收起来,这个魔法瓶也许才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她不能把机会白白的浪费掉。

    越是着急就越是没有主意,洛优优觉得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那里,每一个呼吸都带着疼痛,身体越来越强壮的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疼痛,但是这一次,没有战斗,没有受伤,胸口却诡异的疼着,像一根硕大的木棍卡在那里。

    洛优优捂着胸口闭上眼睛,井炎和血刃还没来得及上前去查看,再一个眨眼,洛优优忽然从眼前消失了。

    “优优!”

    “优优!”

    两个人同时叫出口,然后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

    一个人凭空消失,就算是用了魔法,也是需要施咒的时间,况且洛优优是一个完全不懂魔法的人。

    洛优优觉得胸口的疼痛忽然消失了。只觉得一阵畅快,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惊愕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山洞里,而是已经置身于刚刚在山洞外藏身的地方。

    这个藏身之地虽然离山洞比较远,但是很好的隐藏了自己,而且以洛优优的视线,可以清晰的掌握山洞内的一切情况,就连声音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塔米来到山洞发现那一队搜救精灵不但没有被处死,反而自己的属下被咬断了脖子,大怒之下举起同她一样丑陋的骷髅魔仗对着血族。本就已经丑陋不堪的脸因为愤怒而更加扭曲,狰狞无比。

    那些精灵和女巫吓得所称一团,互相抱团。攫取那可怜的一点安全感。

    血族却傲然漠视着塔米,丝毫不畏惧的样子,就连趴在地上给月神薰当人凳的女仆都没有哆嗦。

    塔米被他们这样的藐视气得更加怒气填胸,骷髅头的嘴里瞬间喷出一团火焰,站在最前面的残影和银斩瞬间被烈火点燃。整个人被火舌吞噬,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好像血族不怕火一样。

    洛优优差点儿失声尖叫,但是很快捂住自己的嘴,墨色的眸子里噙着泪水。

    “不能把他们烧死了,我们现在还缺一个血族。如果他们死了......”塔米的手下焦急的提醒着。

    塔米的三角眼怒瞪回去,那女巫不敢再作声。

    就在洛优优准备冲进去救他们的时候,只见塔米的魔仗一挥。那两团烈火又被骷髅的嘴吸回去,空气中满是烧焦的气味,残影和银斩已经被烧得奄奄一息,浑身上下黑焦一片,已经分不清谁是谁。如果不是他们仍旧站着,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会让人以为那已经是两具被烧焦的尸体。

    洛优优瞬间又蹲下去,隐在粉色的灌木从中,继续观察着里面的动静。

    “先留着你们的命,你们早晚会死在我手里,不急于一时。”塔米似乎平静了许多,然后嫌恶的看着地上两个属下的尸体,“没用的东西,不配留在我这里!”

    塔米身后的两个女巫吓得一哆嗦,眼角偷偷的撇向两个惨死的女巫,觉得浑身上下被寒气浸透,只是分辨不清这寒气是从塔米而来,还是现在面对的这些血族。

    “去把那个丫头给我抓回来,找不到,你们也不用活着回来。”塔米的冷冷对身后两个女巫说。

    两个女巫又是一哆嗦,腿软的差点儿跪下去,硬是咬牙支撑住自己的身子,低下头应了一声“是。”

    “那丫头跟泥鳅似的,你们抓不到。”月神薰懒懒的说,她半躺在人凳上,伸出长长的腿,又白又直,皮肤吹弹可破的模样,紫色的长发如缎子一样散发着莹亮的光泽,不扎不束的披散在脑后,如水蛇一样在身后蔓延。

    塔米看着美得如同仙人一般的月神薰,想起自己练了黑魔法以后变得丑陋的模样,瞪向月神薰的目光顿时变得凌厉阴狠,恨不得把她搅碎的样子。

    月神薰却满不在意这样的目光,倦怠的样子,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的晃荡着,不急不缓的继续对塔米的两个属下说,“干脆就死在这里算了,省得白费力气,最终结果不过一个‘死’字。”

    洛优优远远的为月神薰捏了一把汗,明明就已经是困兽之斗了,却还是这么嚣张跋扈,也不怕塔米早早的结果了她。

    不过,洛优优由衷的觉得,月神薰这个样子,还真特么帅!

    月神薰懒散,松懈,毫不把塔米当回事的模样彻底激怒了塔米,塔米不管不顾的举起魔仗,“呼”的一声,更大的一团火喷出来,几乎是一瞬间,月神薰跳起闪到另一个角落,那一团火不但没有挨着她分毫,反而让她更加鄙夷的看着塔米,嗤声说,“你就这么点儿本事么?”

    只是可怜了她的两个仆人,一直被月神薰当人凳的坐着,在大火烧过来的时候来不及避闪,两个人现在被大火吞噬,她们不像残影和银斩那样能忍,痛得在地上打滚,试图扑灭这大伙,却很有骨气的没有出声。

    洛优优皱皱眉头,虽然觉得月神薰很帅,但是女仆当了垫背的这种做法,她还是很不赞同,同伴永远是同伴,不论身份。

    塔米看着毫发无损的月神薰,紫色的发丝在大火喷出的热气下微微漂浮,很是飘逸,衬得她更美了,配合她唇角的不屑,那笑容显得妖冶又诡异。

    塔米从练了黑魔法开始容貌就变得一天不如一天,后来她索性不再照镜子,直到现在,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但是她知道一定是很丑,就连自己身上的味道都让自己有些受不了,而相反的,月神薰不但貌美,身上还隐隐约约散发着香味。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是月神薰此刻特意散发出属于自己等级的血蔷薇的味道来刺激她的。

    而且,她成功的被月神薰刺激到了。

    “哼,别高兴太早!”塔米咬牙切齿的瞪着月神薰,手中的魔仗一挥,顿时银光乍现,范围之大,让其他血族也敏感的跳开,就连已经被烧得奄奄一息残影和银斩都往旁边一躲。

    再回过身,就看到刚刚塔米的魔仗所指方向的墙面上钉满了银枪,又细又小的银枪,却很是锋利,死死的钉进洞壁里。

    这银枪只对血族其作用,虽然它们也从精灵和女巫们的身上穿过,却对他们丝毫没有伤害。

    塔米虽然生气,却不会没有理智的把他们都杀了,毕竟留着他们有大用处。

    月神薰灵巧的躲过塔米所有的银枪,嘴角的鄙夷更深,那些银枪的目标本就是月神薰一个人,却一个都没有中标,就连远处的洛优优都不禁感慨月神薰的实力。

    果然是千年老妖!

    “没了?就这些?”月神薰摊摊手,佯装很好奇的样子,“不是说塔米是巫界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女巫吗?怎么?这点儿本事就堪称最强了?”

    塔米握着魔仗的手开始凝聚一团黑色的光,那光由浅及深,越来越浓重的黑色。

    月神薰看着塔米的手,绿色的眸子闪过奇异的光,但是下一个瞬间,那道光倏然消失,塔米冷笑着,“哼!想死?没那么容易!乖乖在这儿等着被送上祭坛吧!”

    月神薰神色懊恼,她的手轻轻一挥,一股诡异的风在山洞中盘旋了一会儿,两个女仆身上的火被扑灭。

    人们听到塔米的话,都是一愣,看向月神薰,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疑问,她想死?

    洛优优凝眉思索了一会儿便了然,塔米的祭品,需要的是9个精灵,9个女巫,9个血族,如果月神薰死了,那么她就少了一个血族。

    可是,月神薰竟然是这样牺牲自我为大我的人吗?以她的性格,不是会先牺牲她的女仆?

    洛优优眸子闪着异样的光,看来,以后要重新认识她了。

    塔米没有中月神薰的计,愤愤的离开了山洞,洛优优赶紧跟上去,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女巫的嗅觉不如血族般灵敏,所以她们丝毫没有发现已经被跟踪。

    塔米潜退了两个下属,让她们去寻找洛优优的下落,自己则一个人神神秘秘的钻进一片更加茂密的丛林中,挡在眼前的路盘根错节,谁也不会想到这后面竟然另有玄机...... (www.xcdug.com.cn)
江苏省快三开奖走势图 大乐透走势图新浪爱彩 七星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 湖北福彩网快3
时时彩一位必中口诀 幸运28预测软件下载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开奖結果 时时彩害了我的一生
彩客竞彩彩票安全吗 体彩网 246天天彩 重庆五分彩是合法的吗 腾讯欢乐升级手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福彩内蒙快3走势图 斯诺克大师赛2018直播 电子游戏的危害800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