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八六章:残暴的卖糖小掌柜

    “恭喜仁慈的庄园主,完成了征服向成就,战无不胜的庄园主之三:穷兵黩武。(wWw.k6uK.cOm)”

    “穷兵黩武:您在三十天内驯化并招募了三种不同的兵种,赢得一次真正的战争。你的敌人血流漂杵,被屠戮殆尽,成就奖励:战斗生物驯化纲要上册。”

    “征服,是庄园主永恒的道路,无关仁慈或残暴,征服,是为您的敌人选择结局,永恒的奴役和仁慈的死亡之中,您为您的敌人选择了仁慈的死亡。”

    “您的仁慈如同光辉一般照耀世界,但卑贱的流民们,似乎无法理解您的仁慈,您残暴的名声正在流放纪元飞速传播。”

    “您得到了残暴的小掌柜称号,在称号持续期间,您被视为残暴向的庄园主,且残暴向技能效果加强。对所有听过您残暴名号的人,可能会出现暴击!”

    “仁慈的庄园主,请用您仁慈的鞭挞改变他们的看法,让他们以正确的方式尊重和服从您吧!”

    庄不远一脑门汗。

    这什么破称号摔!

    什么残暴的小掌柜?我是掌柜吗?我是庄园主,就算是再怎么退一步,至少也是个村长啊!

    ……

    早餐村踏平了铁锤城先遣军的消息比预想中传播的还要快。

    几大势力之间,彼此互不相信,其实都派了斥候监视对方的驻地。

    不过因为某种默契,这些斥候并没有被清除。

    绿蓉城的斥候,在庄园全灭铁锤城先遣军之后五个小时,才全身颤抖着回到了绿蓉城的驻地。

    他回来的时候,两只眼睛都直了。

    “惨,太惨了!整个营地里,没有一个活人了,铁锤城的人,一个都没逃出来!”

    “我就看到卖糖的那个小掌柜骑着鸟飞进去了,然后里面轰轰轰轰,一阵惨叫,就死的差不多了。”

    “然后一群骑着鸡的人飞进去了,里面又轰轰轰轰一阵惨叫,然后就安静下来了。”

    “后来外围有几个人想要逃跑,被一群大独角仙给拦住了,三两下就干死了!”

    “呜呜呜,太可怕了!卖糖的掌柜太残暴了!”

    于是,蓝石叶内星所有人都知道了,卖糖的掌柜,残暴地打爆了铁锤城!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整个蓝石叶内星,甚至流放纪元的人,都在考虑一个问题:

    早餐村怎么会这么厉害,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

    接下来该如何和早餐村相处?又该如何在早餐村和铁锤城之间选择立场?

    早餐村虽然歼灭了铁锤城先遣军,但是这只先遣军对铁锤城来说,不过是极小的一股力量,日后还不知道鹿死谁手。

    铁锤城不是好东西,我们如果和早餐村交好,会不会迁怒我们?

    而早餐村如此残暴,如果我们现在和他们断绝关系,会不会把我们也给灭了啊。

    这种纠结,在看到糖的那一瞬间,就烟消云散。

    管他日后铁锤城如何反应,反正现在我们是离不开早餐村了。

    有糖就是娘!

    而且,人家早餐村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灭了我们,早餐村把糖卖给谁啊?

    不行,我们得赶快多买点糖压压惊!

    于是,送走了特训队员们,庄不远再回到早餐村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整个早餐村,又比之前繁华了许多。

    村子中央的糖店之前,停了很多车子,还跪趴着一只机械巨犬,机械巨犬的肚皮敞开着,好多濯人正在向上搬东西。

    濯罍正站在机械巨犬的前面,一只手抓着一颗糖,向嘴里塞,另外一只手挥舞着一把糖纸:“来,招小工了,招小工!搬三十箱糖给一个糖纸!只要五个!只要五个!”

    旁边不远处,蹲着一排流民,都是身强力壮的种族,闻言立刻凑了过来,像绒人、濯人这种小个头的种族,压根就进入不了这个行业。

    庄不远走到了他的背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道:“濯罍,怎么又来买糖?直接让糖行给你送上门啊!”

    “谁敢摸我的脑袋!我咬死你!”濯罍气得暴跳如雷,“老子只是个子小,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小宠物!”

    转过头来刚想咬死庄不远,看清了庄不远的脸,吓得一个激灵,整个人僵在那里,嘴里的糖都从口中掉下来了。

    “你的糖掉了。”庄不远提醒他。

    “哦……哦……”濯罍茫然地蹲下,捡起糖,也不擦一擦,就又塞进了嘴里。

    庄不远:……

    “我呸呸呸……老子才不吃掉地上的糖,老子是吃糖吃一颗丢一颗的土豪!”濯罍突然反应过来,把嘴里的糖吐了出去,然后又狠狠地抓出了一颗糖,想要丢出去。

    结果突然觉得不对,猛然一转脸,两只小爪子就把糖献给庄不远了:“掌柜的,您吃糖,您吃糖!”

    看庄不远不接,他连忙道:“哦,对了,我帮您洗洗,帮您洗洗……”

    四下转悠着要找水。

    “别忙活了。”庄不远无奈,这家伙之前也没那么怕他啊?他问濯罍,“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哦哦,这个啊!”濯罍道,“我们松林镇,打算退出蓝石叶庄园的争夺了,所以走之前多买点糖给家人带回去。这段时间我们大部分力量一直在外面,家里都空虚了,前段时间甚至有强盗想要袭击松林镇,还好没有被攻破……”

    说到这里,濯罍后怕不已。

    他们在觊觎别的地方时,也有人在觊觎他们,这次只是强盗,如果是其他三城十镇的势力攻打松林镇呢?

    说不定想要抢的没抢到,回去家都没了,何必呢?

    “我们松林镇实力太弱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和这些大势力争夺,与其被当枪使,当炮灰,不如早点退出争夺。”

    濯罍看着庄不远,其实也是庄不远给他上了一课,有多大的实力,就做多大的白日梦,很多事情,不是他们能参与的。

    “你也要走?”

    “哦,不……”濯罍摇头,“蓝石叶内星比松林镇富饶太多了,我们想要在蓝石叶内星开辟一片地方生活,可能也像早餐村一样,建立一座小村子……就是不知道,日后谁会占领蓝石叶内星,会不会把我们赶走……”

    不得不说,虽然濯罍个子又小又贪吃,但无疑是一名很睿智的首领。

    而可以预见的未来,会有更多的势力退出对蓝石叶庄园的争夺。

    这注定是大玩家的游戏。

    “不会的。”看濯罍担忧的脸皱成一团,庄不远道。

    “借您吉言,但愿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