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五十七章 太白第二?我是我!

    宝玉还以为:在雅门已经没有敢对自己大呼小叫的存在了。(看啦又看)

    自己成了魔,很多人也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没法成就大儒的文位,这样一个破罐子破摔的魔是很可怕的,就像李太白,想杀谁就杀谁,可以说是潇洒,但更多的还是一种任性。

    很少有人愿意招惹这种疯子了,不过听见赏赐两个字,宝玉就笑了笑,这个人,不属于雅门。

    既然不属于雅门,就不用担心对两个小家伙有什么影响,有没有脾气没关系,活着还是死了,同样和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宝玉打量身前的这人,红色的官袍加上镶金的玉带,这是盛唐正五品的官,看模样还算端正,感觉还有点眼熟,但宝玉敢肯定:自己没见过眼前的这个家伙。

    “贵姓?”宝玉轻轻的道。

    “孟。”来人一脸的冷漠。

    宝玉立马明白了,脑子里转过了几个人,笑问道:“孟家做官的好像只有一个,你是孟山人的叔伯兄弟孟洗然?孟山人给你写的《洗然弟竹亭》真的不错,吾与二三子,平生结交深。俱怀鸿鹄志,昔有(jiling)心。,这两句本爵爷就很喜欢,可是看看孟山人,再看看你,感觉,吹得更不错呢。”

    “大胆!”

    孟洗然怒喝了一声,手掌裹挟着爆裂蒸腾的才气,朝着宝玉的脑门扣了过来。

    从来的时候孟洗然就摆足了架子,落下来也不落在地面上,非得飘在空中,硬要高了宝玉一头。这把手掌扣了下去,就好像一个大人要捏小孩子的脑袋,威风凛凛的特别厉害。

    然而宝玉随随便便的抬起手,很轻松的和孟洗然五指相扣,笑问道:“你这次来,是想让本爵爷接了天父陛下的赏赐?是皇令?”

    “当然不是,就凭你,还没资格让能代表天父陛下的人来。”

    被宝玉挡住,孟洗然一点都不意外,嘴唇动了几次,一身的威风猛然暴涨了十几倍,宝玉好像顶不住了手臂弯曲了一下,孟洗然就加大了力量,眼底闪过残忍,要把宝玉的手掌捏碎,连着胳膊和后面的脑袋一起拍碎。

    这是真的起了杀机,宝玉也闷哼了一声,被压得手背已经贴上了额头,似乎在下一刻,宝玉的手掌就会碎掉,连着脑袋一起变成模糊糊的一片,生机都要被碾灭了。

    “孟洗然,你敢!”

    “在我雅门内部行凶,真以为你这个五品小官的能耐很大是吗?”

    香草大儒和美人大儒的声音传了过来,下一刻就要压制孟洗然,然而这时候,宝玉突然笑了,笑容很清淡的道:“我雅门的诸位前辈作证,他想杀我,我杀他,不算肆意妄为的恶意杀官吧?”

    在说话的同时,宝玉已经用才气震荡出了几句诗词,平地起了旋风,把孟洗然一身的才气尽数搅成了散落的烟气儿,没了才气的支持,孟洗然的手掌被宝玉捏碎,宝玉的手,也毫不停留的拍在了孟洗然的额头上。

    啪,

    一声响,

    孟洗然的脑袋好像西瓜,碎得干脆利落。

    而就在宝玉动用大学士的才气的时候,盛唐、八千国,以及十万大山好像荒无人烟的地方,突然传出了几声爽朗的笑……

    “史书长留,英魂不灭,我三兄弟能成了在齐太史简,就算只剩残魂,也要出去感谢此人!”

    “哈哈哈哈摔笔出庐去,怒为春秋言!那人终于成就大学士的文位了,时间很短,但是让小老儿等待得好煎熬,小老儿一刻也等不及了!在铁骨门的日子太久了,小老儿愧对在晋董狐笔这句话,今天,终于能再说自己是史家的人了!”

    “在汉苏武节,我苏武,敢不去否?”

    “那人是大学士了!好好好,格老子的终于感觉到了他!走走走,诸位兄弟陪本将走上一趟,要那人去救军师!”

    “管宁的心思淡然,,但那一句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唉,这人真是管宁的相知挚友,管宁出去一段日子,去看看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家里的事情,劳烦夫人安排妥帖了。”

    “很好,他是大学士了,那么,瑛应该很快就能出山了,这世上,没谁能拒绝瑛的辅佐呢。”

    幽深的山涧草庐的边上,诸葛孔明轻抚瑶琴,琴声突兀的,多了一点不甘寂寞的嘈杂出来,而除了这些以外,还有很多人抬了抬头,微微一笑,也就过去。

    宝玉不知道外面出了这么多事情,只是感觉正气天碑跳了几下,没去在意也没法在意,正气天碑太厉害了,就算现在的自己,也只能引出人家三两成的威能而不受伤。

    香草和美人两位大儒出现在宝玉的身前,上下打量宝玉,香草大儒还忍不住的叹道:“孟洗然早就是大学士的文位了,文宫大日足足升到了五千万丈的高度,你这样斩杀他,你……这是……成就大学士的文位了?”

    美人大儒跟着道:“都说你做大学士很难,哪想到会这么快?可是,大儒的话……”

    “两位前辈,晚辈就是为了凝结儒心做打算,今天来,是想求得建立教派的锁心石。”宝玉打断了美人大儒的话,显然要说自己没法成就大儒的,已经提到了太多,耳根子都快长了茧,宝玉不想再听。

    于是对着孟洗然的尸体招手,拿过了孟洗然的文房四宝,无所谓的用炼剑之法和炼笔之法消耗掉了,又从孟洗然的砚台里,把封在金色箱子里的两件东西单独拿了出来。

    金色的箱子,代表的就是杨的赏赐。

    其中一件是一块和男爵牌子差不多的令牌,正面还是摘星两个字,背面的花纹却更古朴了一点,是盛唐的爵位里代表子爵的纹路。宝玉无所谓的笑了笑,直接塞进了袖口。

    另一件倒是让宝玉喜欢,是一件大氅,外面漆黑,比以前的黑狐大氅还要高贵黑雅了很多,里面却是亮紫色的底子,看起来特别华贵。

    香草大儒忍不住的惊呼道:“黑鹤紫龙氅?”

    宝玉疑惑的看过去,不等宝玉发文,香草大儒就满脸唏嘘的自语道:“不可能啊,黑鹤紫龙氅是给陛下看重的,有无限潜力的真正的骄子的宝贝,别说宝物的级别,单是从象征的意义上来讲……黑鹤紫龙氅,代表着某种方面上,你和花魁雪樱儿、玉郡主的身份等同。”

    “您说的某种方面是什么?”

    “就是有资格成为皇储。”

    美人大儒接了话:“天父陛下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子嗣,再说了,陛下本来就不喜欢太多的麻烦事,早就有到处游玩的想法,也立下了九位皇储以及像你和雪樱儿、玉郡主这样的十八位准皇储,可是,你没法成就大儒,怎么会把你当成了准皇储呢?”

    “这我可不清楚。”宝玉耸了耸肩膀。

    “估计孟洗然也不清楚,他连黑鹤紫龙氅代表的意义都不知道。”

    美人大儒指了指孟洗然的尸体,看宝玉的眼睛在发光:“要是他知道这种意义的话,根本没胆子对你大声说话,好了,孟家的事情你不用管,我帮你处理掉……今晚有时间吗?游湖吟诗可好?”

    “前辈相邀,晚辈不敢……等等,我拒绝!”

    宝玉很自然的想要答应下来,想起了美人大儒看上眼就能**一度的格言,打个哆嗦,转身往雅门的更深处走。

    “晚辈还要面见诸位圣人,孟家的事情就劳烦两位前辈了。”

    “乐意之至,不过……今晚……”

    “再次拒绝!”

    宝玉把声音说得斩钉截铁。

    或许是因为屈原半圣的面子,也或许两个小家伙的面子更大了一点,就算以宝玉的身份,想面见圣人们也需要半个月的等待,这一次,却只等了不到三天。

    还是那个面临虚空的悬崖,宝玉走进去,本以为圣人和半圣们还是端坐高台,睁开眼,迎面却扑来了小家伙,嘴里甜甜的喊着粑粑。

    小女娃被十几个半圣围在中间,给她讲述一些雅门内部珍藏的武圣时期遗留的法门,过不来,眼泪就汪汪的,感觉特别委屈的样子。

    宝玉走过去,见过诸位圣人和半圣,抱起两个小家伙逗弄了几下,身后甄宓跟着进来了,就把小家伙交给甄宓,让甄宓带着出去。

    宝玉自己在原地等待,等甄宓带着孩子离开了,这才拱手道:“晚辈要建立教派,恳请诸位圣人赐下锁心石。”

    “不可!”

    三位圣人中以天隐圣人为首,干脆利落的拒绝道:“宝哥儿,你还是放弃吧,你根本不可能成就大儒的文位,建立教派纯粹是白费功夫。以你现在的情况,早晚会是第二个李太白,虽然没法成就大儒,却能达到半圣以下没有对手的可怕程度,你不如把修行的重心放在这上面,只要提升实力就好。”

    铁瀑圣人跟着道:“没错,李太白就是明白这点,所以有了今日的成就,你和他走的路子很像,不如安心做个李太白第二……你和雪樱儿的事情本圣已经知道了,你和李太白联手,等你达到李太白的实力水准,你们两个加起来的话,半圣也要给你们几分薄面。

    更何况两个小家伙很优秀,过不了多少年,你们可以靠着孩子逍遥世间,就算是本圣,也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可是……”

    “没什么可是!”

    天隐圣人打断了宝玉的话,冷着脸道:“锁心石不是普通的宝物,世上的大儒有几个?能够建立的大儒教派有几个?可是你知不知道,你没有一个中心的策论观点,十几种策论观点就需要十几颗锁心石,是我雅门百年的数量了。宝哥儿,你对我们雅门的贡献很大,但这锁心石,真的不能平白浪费。我雅门也浪费不起。你啊,安心做第二个李太白吧,也能过得很逍遥。”

    宝玉苦笑点头,能和自己说了这么多,圣人们的态度已经很好了。

    人家高高在上,和一个小小的大学士解释这么多,肯定是看在自己人的份上,也是看在两个小家伙的面上,可是自己,真的能安心做第二个李太白吗?

    没错,李太白过得很逍遥。

    可是,李太白是李太白,自己是自己……

    宝玉把黑鹤紫龙氅拿出来,穿在身上,对着天隐圣人苦笑道:“前辈,您觉得天父陛下给了晚辈这东西,晚辈还能安心逍遥吗?”

    黑鹤紫龙氅很是华美,配上宝玉亮紫色的嘴唇,还有十几丈长无风自动的黑发,就好像一个气度不凡的大魔从虚空走来,而且是魔中的权贵。

    圣人和半圣不在乎这种气度,他们想的话,气度和风骨会让人顶礼膜拜,然而黑鹤紫龙氅代表的意义,让他们全都沉默。

    少倾,屈原半圣开口道:“以瑛看来,这是天父陛下认为宝哥儿可以成就大儒,锁心石也可以给他。”

    “屈原大祖,”

    天隐圣人想了想,还是摇头道:“但这是纯属浪费啊,宝哥儿真的成就不了大儒的文位,而且大儒文位的这方面,天父陛下也不可能影响……”

    说到这里,天隐圣人跺了跺脚,叹气道:“表决吧,老规矩,屈原大祖的表决为三,我等圣人为一,半圣为三分。”

    “好。”

    “附议。”

    “诸位考虑吧,酷彩网娱乐平台:本圣不赞同给予宝哥儿锁心石,天隐圣人说的对,这种宝物,我雅门也浪费不起。”
608彩票 湖北快三 刘伯温四肖中特料246 北京赛车pk10直播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博悦娱乐平台 九龙娱乐电玩城 加拿大快彩开奖结果 中国福利彩票七乐彩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北京十一选五预测 盈信娱乐时时彩 贵州快3技巧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开奖
乐彩网3d 上海天天彩选四平台 重庆时时彩技巧 49选7开奖历史记录 11选5赚钱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