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七百八五 技术线高歌猛进,感情线柳暗花明

    “很棒!你们都是好样的,没有让我失望!”

    雪峰之巅,李奇挨个慰问试飞四人组。(Www.K6uk.Com)

    哈利笑嘻嘻,小灰喷鼻息,德尔丽妲雀跃,艾丽丢白眼。

    李奇也不顾艾丽抗议,直接抱起来举高高。

    一米四豆丁变作一米九超模,一双大长腿夹住他的脑袋,把他压躺在雪地里,又啊的惊叫一声,蹦起来跑开了。

    “还好,至少拯救了凯瑟琳……”

    李奇就这么躺着,记起不久前跟骷髅王的对话。

    骷髅王的指责让他无比惊讶,就算这家伙是真资格的老泰山,活人的事情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手下的亡灵有不少是这两年里死去的,有的死在忠诚神盟时代,有的死在断塔誓约之后,还有的死在曙光帝国建立的那一夜,最新的一批死在布莱德王国。”

    骷髅王说:“他们都忠于哈德朗王室,忠于特蕾希娅。当然对特蕾希娅的信仰并不完全,有些甚至认为她背叛了誓言,被当作叛党处决了。”

    “他们世代追随哈德朗家族,死后的一丝执念让亡魂汇聚到了我身边,所以我很清楚特蕾希娅的情况。”

    那张骷髅脸上居然露出了苦涩的表情:“特蕾希娅……已经是凯拉特蕾希娅的一部分了,替代凯姆,成了秩序女神。”

    骷髅王朝他咆哮:“我说过的,李奇!保护好我的女儿,你并没有做到!你让凯姆夺走了她!”

    当时李奇呆呆看着骷髅王,回忆起两年多以前,哈德朗王厅那一夜的惊变。

    没错,特拉格迪死前的确说过这话,当时以为说的只是凯瑟琳。至于特蕾希娅,那超出了他的能力。

    手臂和腿重新汇聚出来,大剑也回到了骷髅王手里,他将大剑拄在地上,支撑着身躯。

    骷髅王的声音和身躯都在微微颤抖:“你和你的女神,既然能救凯瑟琳,为什么不能救特蕾希娅?”

    李奇叹气,酷彩网娱乐平台:脸上也浮起苦涩:“冷静点,陛下,我和我的女神不是凯姆的对手,即便现在都不是。而且,我以为你对特蕾希娅并没有什么……期望。”

    你不是从小就不待见她吗?不觉得你很在乎她啊?

    “我爱我的女儿,不管哪一个……”

    骷髅王深沉的说:“她们的命运不一样,我对她们的爱也不一样。”

    “凯瑟琳始终被痛苦折磨着,我宠溺她,给她自由,满足她一切愿望。”

    “特蕾希娅先是夜女士的棋子,而后被凯姆眷顾,我只能远离她,用冷漠隔开她。不让她面临神祇和亲情之间的选择,在神祇的考验里一点点蜕变。”

    “我很早就知道她不会局限在哈德朗那个乡下地方,从没考虑过把王国交给她,没想到还是……是我的错。”

    听到这,李奇才完全确信,当时是特拉格迪自己收手,让特蕾希娅杀了他。

    骷髅王又愤慨的道:“我罪有应得,的确该沉沦在死亡之力里,可特蕾希娅不该是这样的命运!如果她注定是秩序女神的话,为什么还要来当我的女儿?为什么要我承受失去她的痛苦?”

    当时李奇摸鼻子,心说每个父亲看到女儿被其他男人抱在怀里的时候,都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啊。

    不过骷髅王的话也触动了他,是啊,为什么非得是特蕾希娅?

    至今为止,她的选择都出于她的本心,而不是凯姆和凯拉斯卓动的手脚吗?

    骷髅王的语气又变得急切:“那一夜你和你的女神的确很弱小,救不了特蕾希娅,但现在不一样了!看看你们做到了什么?你们头一次让活人介入了血战,还在血战里站稳了脚跟,跟恶魔和魔鬼对峙,你们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救救特蕾希娅!她还保有一部分凡人的灵魂,没有完全成为秩序女神,现在还来得及!”

    小红在李奇心底哼个不停,却没有说什么,似乎在默认接受骷髅王的请求。

    “我其实……也没放弃过努力……”

    李奇艰辛的说,暗道跟你大女儿滚过两次床单就是有力的证据,虽然感觉是白费工夫,但至少努力过了。

    当然把这个证据拿出来,骷髅王肯定不会高兴的拥抱自己,而是抡起大剑砍人吧。

    “那就继续!”

    骷髅王说:“我也知道,你和你的女神已经站在了秩序神系的对立面。打败秩序女神的同时,记得拉住她灵魂中属于凡人的那部分,我的女儿还会回来的。”

    李奇犹犹豫豫的说:“我们和她之间的斗争,在性质上可能超出你能理解的范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我不管!”

    骷髅王抬起大剑,剑尖指着李奇:“我的确不是真正的特拉格迪,但属于他的这丝执念在主导我的灵魂,如果你不做,我会用尽一切办法逼着你做!这丝执念来自父亲对女儿的挚爱,你该明白这样的力量有多强大!”

    李奇举手投降:“我做我做,我一直在做!”

    这也算不上被迫,李奇从未放弃过要拯救特蕾希娅的念头,凯姆之心一直被他好好的贴身带着。

    招待员三姐妹的遭遇的确让李奇有些动摇,但不是认为特蕾希娅没有拯救的价值,而是觉得凯姆从那个时候就在影响她,最终能不能救出来,信心不是那么足了。

    放下手,李奇又认真的道:“我不会放弃的。”

    大剑颤抖了一下,拄回地面,骷髅王发出如释重负的喟叹,低低的道:“作为你愿意继续努力的回报,记住我的劝告。”

    骷髅王的语气异常凝重:“死神不会一直都是可靠的盟友,你们要小心。”

    李奇瞠目,什么意思?

    骷髅王用魂火注视着他:“你曾经坐上过死神的神座,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李奇沉吟了片刻,若有所悟,又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骷髅王:“你跟我说这个,就不怕祂感应到?”

    骷髅的下颌抖动着,那像是在笑:“我的灵魂的确被死亡之力控制着,可我是很多个哈德朗的集合啊,面对祂的哈德朗始终在变,没跟祂关联的哈德朗在想什么说什么,祂可不会知道。而且现在的祂,还不是真正的死神。”

    话是这么说,李奇却品味出了无尽的悲凉。

    两人沉默了片刻,骷髅王正要离开,李奇叫住了他。

    李奇决定在他身上做个小小的试验……

    “这是什么?”

    接过李奇递来的小册子,骷髅王很不解。册子是用亡灵蛛丝做的,在内层位面可以保存很久。

    骷髅王读出封皮上的字:“唯物主义……辩证法……”

    李奇说:“这是远古时代的灵魂法术,可以保护灵魂,非常适合你这种状况。就算无法摆脱死亡之力的奴役,也能让你的灵魂获得更多自由。

    骷髅王收起小册子:“听起来不错……”

    一片片积雪洒到身上,让李奇的回忆也告一段落,凯瑟琳正朝他身上刨雪,要把他埋起来。

    李奇顺手捏了一颗雪球丢到凯瑟琳因为活动而粉红晶莹的脸蛋上,她哈哈笑着还击,跟李奇打起了雪仗。没几下德尔丽妲和哈利也被波及了,加入战场,到最后连小灰都用蹄子刨起了雪。

    李奇陪她们玩了一阵就去找现场测试团队,匆匆赶到这里可不是为了打雪仗。

    赫尔普汇报说:“凯瑟琳殿下飞出了三万三千米高度,一点九倍音速的记录,因为是第一次整机试飞,没有尝试预定的设计指标。”

    李奇很高兴,费共的第一代喷气战斗机外形不仅符合他的审美,技术指标也非常先进,获得了革命性的起点。

    抄自vf-1的雄鲨体型比原型雄猫敦实得多,但因为有了强力的魔法喷气发动机,飞行性能更强。

    雄鲨用的发动机最新定名是“魔喷一号”,由航空工程局与多个飞行家公会,还有专精于异型魔法阵设计的魔导公会携手完成的。独立于机体,不需要在飞机内部再加装子系统,外源内源气流集于一身。

    中低空的时候,魔喷一号就是台普通的涡喷发动机,只不过燃烧室换成了三级焚焰术法阵。到了高空,进气口封闭,发动机前端的狂风术法阵工作,继续提供气流。

    雄鲨满载总重超过三十吨,用一台魔鬼鱼运输机的增强浮空炉提供起降升力,再配合喷气发动机,轻松超越了高度两万米,速度两马赫的“双二”指标。

    这不是最终的目标,雄鲨的终极目标是“双三”,也就是高度三万米,速度三马赫。

    实际飞下来,高度不是问题,飞到四万米都有可能,这也是费恩现有绝大多数浮空舰能到的极限高度。就是速度差点,这还是系统方面的问题,当然跟现有的电风扇比是完全碾压。

    赫尔普感慨的道:“发动机的制造难度一下子提升了好几十倍啊,没办法用现有的魔偶生产线造。”

    这也在预料之中,在费恩山寨地球世界的涡喷发动机一点也不难,因为材料优势,造出来的发动机性能要高得多。

    比如魔喷一号的涡轮主体是韧化精金,叶片是风晶钛,燃烧室是火纹魔钢。总之地球世界喷气发动机对材料的需求,在费恩世界随手就满足了。直接用魔导金属进行特殊强化,远远超越地球世界花若干年研究的各种合金材料。

    炎晶钛涡轮叶片能承受四千度高温你怕不怕?

    火纹魔钢燃烧室能承受五千度高温和一百个大气压你怕不怕?

    魔喷一号喷出的气流温度可以达到两千度这种事情在地球世界是违背科学的!

    种种指标,都是地球世界的两三倍。

    雄鲨用超级材料实现了只比地球世界雄猫好一点的飞行性能,还是因为全盘照抄涡喷发动机,而且留足了足够的冗余度造成的。等进一步摸清魔科结合的规律,即便材料技术没有进步,飞行性能都还有充裕的发展空间。

    不过就如赫尔普的感慨一样,正因为费恩世界的材料很强大,还有魔法神术,随便弄弄就能解决问题,没有压力去精益求精,不需要在每一度每个毫克、毫米甚至微米上计较,也没有大批量快速生产的需求,所以没谁考虑工业制造的标准问题。

    费共用魔偶生产线开启了魔导时代后,工业制造开始向这个方向迈进。不过对付其他东西还好说,部件公差就算大到了厘米级别,使用者自己用魔法神术弄弄就调整好了。

    可喷气发动机就不行了,部件公差即便只有几个毫米,也会出大问题,而这样的误差又很难用肉眼发现。

    费共现有的魔偶生产线没有这么高的加工精度,只能先靠人。人需要培训,需要熟悉,时间又上来了,费共不可能在喷气飞机上再现电风扇时代“暴机”般的可怕生产力。

    按照赫尔普的估算,就算计划中的发动机生产厂以完全状态进行生产,每个月的最大产量也只有四十台,只够装二十架雄鲨。

    在魔导武器没有革命性发展的前提下,喷气战斗机的效费比是非常差的。飞得再高再快,不能对敌人造成有效伤害,跟蚊子有多大差别?

    雄鲨预定搭载的武器除了原有的魔导炮外,还会有射线武器,当然挂装炸弹客串炸逼这种能力也是必备的,可这些武器都谈不上革命性的进步。

    李奇曾经跟研究人员谈到过制导武器的概念,他没有拿出地球世界的资料,而是让他们基于这个概念,努力去结合费恩世界的魔法神术,弄出融合两个世界技术的新武器。

    “武器方面,机动要塞工程那边在制导武器上有很大进展。”

    赫尔普神神秘秘的说:“他们不仅搞出了突击艇用的鱼雷导引头,还做了小型化,飞机都能用。”

    李奇两眼发亮,这就搞出导弹了?

    在随身助手里翻到简报,李奇心说我就知道,此导弹非彼导弹……

    机动要塞工程搞出的“导弹”,其实就是用魔法飞弹、寻的火球等可以锁定目标的法术,拖着炮弹射击目标。

    在费恩世界没有“制导”这个概念,但魔法和神术里都有“锁定”这个概念。超凡者只要锁定目标,剩下的事情都由超凡力量自己搞定。

    按理说基于这样的原理发展制导武器非常方便,也充分贯彻了技术融合原则,不过锁定法术存在着很多问题。

    首先是锁定必须在视野之内,《禽兽世界》里那种奥术飞弹可以跨越几张地图的丧病bug是做不到的。而凡人的视野极限很低,哪怕是在天空里,也只能看到最多十公里外飞机大小的物体。

    其次锁定目标是超凡者的话,对方很容易抵抗锁定。即便目标不是人而是物体,其他超凡者干扰起来也花不了太大力气。

    最后一项弱点是锁定法术的级别普遍过高,最低的魔法飞弹是一级魔法,这个级别也就是把人炸个皮开肉绽而已。要能带着几十甚至几百公斤重的导弹和炸弹飞到视野极限范围,怎么也得四级以上。如果是锁定法术增强后的视野目标,对应的法术级别还得往上涨。

    看来得另开一条技术线才行……

    不过这个方向也不是不能用,至少在对手搞出有效的反制手段前,还是能占据一段时间的优势。

    李奇想清楚后,决定先不干扰现有的技术方向,当然就不能叫导弹了,只能叫飞弹。

    “好在地狱还用不上飞机,主位面暂时也没什么仗打了”,卡塔蒙用庆幸的语气说:“我们可以慢慢来。”

    慢慢来?

    李奇摇头,费恩世界的形势变幻是按天算的,等下就接到曙光帝国和神圣意志帝国全面开战的消息,费共必须站队参战,他也不会太意外。

    这个问题不是航空领域自身能解决的,关键还在源头上,也就是魔偶生产线。不对,魔法生产线的源头还是虚灵技术。

    想到虚灵技术,李奇感觉在地狱位面发展出的灵魂雕刻技术,似乎在从另一个方向推动虚灵技术,只是还没看到清晰的切入点。

    费共现在也没有放弃虚灵技术,尤赞和玛达拉带着丝丝魔女们,仍然在一点点的做基础研究。很快也会有一位强大的生力军加入,那就是第二代智灵。

    没错,第二批伊文提里的老大诞生了,塞尔妲-伊文提,在费共与阿特拉斯侯爵的战斗中牺牲的前舱机枪手,是个年轻的女游侠。

    这一批伊文提是费共中央经过了激烈争论后,才决议进行智灵化转换的祈并者,而且还跟他们的亲友做了沟通,获得了他们的认可后才进行的。

    塞尔妲的兴趣方向恰恰是虚灵,五九六工程希望通过她,加快对各类虚灵的底层分析,完成虚灵汇编语言。

    即便塞尔妲将这个方向的研究速度提升了百倍,根据尤赞的估计,没个两三年也出不了成果。在此之前,费共在魔偶方面的技术,仍然相当于模拟机的程度,而且还带着浓浓的生化特征。

    就拿飞机的飞控来说,每一颗飞控核晶的表现都有细微差别,因为接受的调教不一样。没办法像信息时代直接写程序那样,写好一套飞控软件,所有飞控核晶就能通用。

    步兵的各类武装也是这样,包括地狱武装在内的“动力装甲”,都有一颗控制核晶。核晶跟从使用者的动作,驱动运动和助力系统,确保人机一体。

    但每一部武装的核晶在跟使用者长期磨合后,都变得不一样了。所以一旦某部武装换给了别人,用起来就会非常别扭,需要调整很久才能扭转过来。

    虚灵核晶在没数字化之前就是这样,就像是魔法师的魔宠和德鲁伊的动物伙伴,只能一对一在实际场合里调教。魔偶生产线同样如此,只是生产线上的运动非常简单,调教起来没那么费事而已。

    也就是说,关于控制这个领域,费共的技术还没超出旧时代魔法傀儡的水平,只是发展出更多基于魔法傀儡的应用。

    “是不是让塞尔妲分出一部分线程,专门做虚灵核晶的模拟化调教呢?”

    坐在“总枢机交通助理”的巨龙武装驾驶舱里,从试飞场回到贝塔城的时候,李奇还在想这个问题。

    先放放吧,看看其他方面的技术进展再说。

    从贝塔城费共中央办公大楼的顶层下来,走向欧萝拉办公室的路上,李奇做了决定。

    技术都还是细节,检讨地狱公社的发展情况,将其推广到其他领域,这是更重要的工作。

    不过更紧迫的工作,还是给克斯特过渡区的过渡一锤定音。

    红鹰城那里,应该把来自乡村和其他城镇的贵族势力吸收得差不多了,是挤掉这颗脓包的时候了。

    至于更紧迫的工作,那就是……

    李奇走进欧萝拉的办公室,用脚将门带上,如狼似虎的扑向那个窈窕身影。

    然后他被一连串骷髅头编织的光流打到了沙发上……

    欧萝拉倒没生气,就是满脸不耐烦的道:“多大的人了啊,还搞偷袭,这里是公众场合!”

    李奇按捺不住情思,腆着脸皮又去抱她,旌旗魔女用手顶住他的胸膛,不准让他跟自己负距离。

    “忘了你的本职工作了吗?总枢机?”

    “地狱位面军的总结报告呢?”

    “地狱公社的考察报告呢?”

    “红约组织地狱位面军小组的后勤协同制度呢?你答应过阿丽珊帮她搞定的。”

    李奇被这一堆文书工作砸得悻悻而去,欧萝拉瞅着他的背影,粉舌舔着红唇,眼里秋水荡动。

    “果然要离得远才看得清啊……”

    魔女晕红着脸嘀咕:“好帅!以前只觉得这家伙人很好脑子很聪明信仰坚定,现在才发现居然还那么帅!”

    脸烫得可怕,她赶紧用手捂脸,却止不住心里春风凌乱:“晚上要好好犒劳他……”

    “等等,他会不会觉得厌烦?”

    魔女又有些忐忑:“我的姿势图鉴也解锁得差不多了,要怎么让他明白,他在我心里焕然一新呢?”

    捻着大麻花辫,魔女眼前一亮:“那就让我先在他眼里焕然一新啊,比如换个造型!”

    秩序神座中心一圈被不透明的屏障封闭起来了,因为神力编织得太不走心,看起来有点像是用旧了的卷帘门。

    少女形态的小红打开“衣柜”,看着两个悬在空中的分身,一脸犯了选择困难症的苦恼表情。

    “桑妮小红太**了,不能让他变成萝莉控犯错误。”

    “慕恩小红又太骚包……不,太二次元了,感觉他不是很喜欢。”

    小红捂着绯红的脸颊嘀咕:“要不要捏个新的分身呢?跟本体完全一样,那就跟真正的我没多大区别了啊。”

    “我的本体是神祇,除非他也是神祇,否则我们之间的接触是会爆发爱的……不,真的火花。负距离接触的话,多半会直接电死他。”

    “可要等到他成神,那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吧,难道我要忍到一百岁高龄才能迎来自己的初吻?还有没有天理了?”

    “对,所以捏个新分身是没错的!”

    “虽然这很浪费资源,好吧是非常浪费,但可以作为安保措施编入财政预算,这样就不会被神祇之心念叨超支了。”

    “呀……”

    想到真的要干那种事情,小红既羞怯又兴奋:“作为一个女社畜,完全没有一点经验啊,会不会被他嘲笑?”

    “他敢笑,我打死他!”

    “那么开始设计场景吧,先开列排除条件,再以十分钟幸福时间为准,设定各项参数。十分钟应该够了,对亲嘴来说是深入的享受,要更深入的话就超出时间了。”

    脑子转动,下意识就掠出一连串的if和else,随着荡漾的春水上下起伏,勾连出更多字符。

    门响了,打断了小红的工程。

    挥手关上衣柜,打开卷帘门,欧萝拉的灵体跳了进来。

    “小红!”

    欧萝拉脸颊也红彤彤的,眼里波光荡漾。

    “我想跟您请教个事。”

    小红手一抹脸色恢复如常,牵着欧萝拉坐到沙发上:“什么事?怎么脸红得像发情的母猴子?”

    欧萝拉欲言又止,捂着脸吃吃笑,这一刻的风情,完全就是个思春少女。

    笑了一会,她低声问:“我想换个造型,小红你觉得换哪种既不违和,又能让李奇喜欢?”

    小红随口就道:“这还用问?李奇那家伙啊,最想看到的当然是第一次跟他见面的女伯爵。”

    欧萝拉一呆,难以置信的道:“是……是吗?那个时候我还是交际花呢,就是担心他会觉得那时候的我太……风骚,太不正经,我穿着打扮都刻意避开了那样的形象。”

    小红鄙夷的道:“男人不是反感女人风骚,而是对他之外的男人风骚,这都不明白?”

    她遗憾的摇头:“你啊,在这方面也真是古板,只是在他面前变回以前的女伯爵,他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干活会有多卖力。”

    欧萝拉楞了好一会,恍然大悟,那一刻的明媚笑容,连小红都吞了口唾沫。

    “我明白了!”

    旌旗魔女急切的起身:“我这就下去改造型……”

    然后含羞带怯的道:“哎呀,明天可能起不了床呢,耽误了工作怎么办?”

    又毅然咬牙:“算了,这是他该得的奖赏。”

    最后对小红嫣然一笑:“也是我该得的奖赏,真是没想到啊,他也能那么帅!我在幻景上看到那一幕的时候,都恨不得马上下地狱!”

    小红楞楞点着头:“哦……”

    等欧萝拉走了,小红才反应过来,猛抽口凉气:“欧萝拉你这个小婊砸!你这是在我面前炫耀吗?一定是炫耀吧!?”

    说到后面都叉腰跳脚了……

    跳了一会,她冲向神火华表,要马上用神性源质捏分身的样子,嘴里还嘀咕着:“得抢在她把小白弄上床之前完工!”

    刚刚牵起银白丝线,她终于回过了神。

    “哎呀,我现在这样子,不就跟刚才的欧萝拉一样吗?”

    小红苦笑:“就是发情的母猴子啊!”

    深深叹气,丢开光丝,她拍着脸颊说:“还好清醒过来了,不然真要丢人……不,丢神了喔。”

    挺直的柳叶眉竖了起来,小红哼道:“都是那家伙的错!”
吉林十一选五历史遗漏 河北快三 体彩11选5开奖查询 双色球专家精选一注 特码大包围必中单双
澳门赌场网址 224422中马堂六肖中特 银航国际 甘肃快三技巧 北京11选5几个号有奖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表 今天广东36选7开奖号 W彩票网怎么了 仓博娱乐平台首页 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四码全天计划 七乐彩直播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赛车代理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