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酷彩网娱乐平台: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2章 莒国之战前奏篇(下)

    那边齐景公还在滔滔不绝的任命大军将领。(看啦又看小說)

    此次齐景公可谓把老本都带出来了,兵车千乘,左右两军,飞熊骑兵,虎卫军,东海大营等。

    说完武事就再说文事,齐景公再次安排道“晏相,大司农,大将军,大理,大谏,大宗…阳生等留守,辅佐晏相监国,临淄司马由大将军国夏兼任,原临淄司马孙武随军出征”

    “此次出征,寡人为主将,大司马为副将,左军由杞梁为大将,右军华周为大将,公孙接,古冶子,田开疆,仲由,孙武,国范,伍尚元,晏圉,荼儿等随军出征”

    就在齐景公快要安排所有临行前的任命时,那边的巫师之舞也在龟壳爆裂的一刹那停止了,太祝上前拿着龟壳念着咒语进行快速演算,不一会儿口吐白沫,wu啊一声蹿起,大喜道“君上,大吉,大吉…”

    这一下群臣和诸将士们,更是精神矍铄到万分“万岁,万岁,万岁…”

    三军选了个良辰吉日出发,并把与莒国宣战的国书遣使送给了过去。

    阳生看着大军离去的背影,对着身边的阚止道“先生,此次阳生留守又被卢蒲嫳言中了,看来阳生须得重新审视此人了”。

    阚止闻言虽然心中有些不是味,但也是佩服卢蒲嫳的推断谋划能力,点了点头道“公子,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心辅佐晏相,保证君上后面不出乱子,这才是眼前最重要的”。

    “嗯,先生所言甚是!阳生应当如何?”

    “公子可这般这般…”二人边走边细语着。

    齐国大军经莱芜,淳于,密,即墨等城,各部大军最终汇集在了齐莒边境城池琅邪。

    吕荼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第一次跟随行军,心中的兴奋可想而知,此次他身边只带着张孟谈一人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

    莒国边境郯城,莒国的大军密布。

    “报,君上,齐国大军在城外三十里扎营,这是他们递交的国书”一名兵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宦官正欲把国书取下奉给自家君上,可是这时囊瓦抢先夺了去。

    囊瓦打开国书一看,突然猖狂的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吕杵臼小儿竟然希望明日原野会战”说罢把国书掷给了莒国国君。

    莒著丘公虽然不满囊瓦的无礼,但还是强忍住了,他把国书拾起看了看“上使,既然齐国…寡人该当如何?”

    “如何?人家都打上门来了,你当然应战!”囊瓦大手一挥,下巴抬的老高。

    “好!”莒著丘公闻言击掌赞成,国相蒲余候见状急忙给莒著丘公使了个眼色,莒著丘公知其意,讪讪道“不知,不知上国的兵马何时能到达莒国呢?”

    囊瓦闻言眼睛一眯哈哈笑道“来了,就要来了,莒候不必担心,来,我们共饮此杯…”

    楚国国都,郢都,某花园。

    身材修伟俊俏的费无极拿着齐国府人府生产出来的折扇轻轻一打,白衣飘飘,出尘若仙“大王,您看今日的风景如此盛丽,何不赋辞一首助兴呢?”

    楚平王没有回答而是搂了搂三围硕大的嬴孟腰肢“美人儿,可愿为朕为舞?”

    勿疑:为了区别楚文化与周文化的对抗性,楚王自称采用楚辞中的说法,朕;大周天子则称孤!

    嬴孟温柔一笑,硕大的屁*股故意的磨蹭在楚平王腹处“大王,人家要是跳了,你可有什么奖赏吗?”

    她这一蹭不了得,那种丝滑紧绷的肉*质感一下子把楚平王差点磨出了邪火。

    楚平王熟若无人的在嬴孟屁*股上pia狠狠打了一下,嬴孟不由哆嗦shenyin起来。

    看着嬴孟娇喘吁吁,脸色潮红,眼眸出水,一直对女色能把持的住的费无极折扇摇的速度快了些。

    楚平王又在嬴孟身上使坏了几次方才罢休道“好了,美人儿,只要你跳的舞美,你要什么奖赏,朕都答应”说罢捏了捏嬴孟的肥硕处。

    嬴孟吃痛,呶着嘴站了起来,就在那一刹那她感觉胸中有些恶心,可是她强忍住了,走到花丛深处,窸窸窣窣。

    不一会儿,一位着红劲装拿着绣剑的嬴孟走了出来。她先行了仕女礼,然后舞起剑来。

    “好!”楚平王抚掌赞叹,杯酒对花。

    这时一名侍者走了进来,费无极急忙上前拦住了他,那侍者在费无极耳边细语一番,费无极俊美的眉毛皱了皱,然后打法那侍者离开了。

    楚平王似乎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他拿着酒樽,来到花丛之间,那铺满花瓣的席子上,佳咏道:

    “北方有佳人兮,妩媚世之无双;一颦一笑兮,动朕心房;百花丛中美人蕉兮,红火柔朕心肠;一剑舞动兮,可震四方;观者如潮如山色兮,天地低昂;清光霓裳举曳带兮,玳瑁生光;娇若火龙翻天云兮,朱唇两袖传芬芳…”

    费无极闻言大喜,赶忙令人拿出丝绢,提笔唰唰把楚平王的即兴所赋记录了下来。

    楚平王越咏越嗨,最后连鞋履都脱掉了,走上前一把搂住还在舞剑的红色妖姬嬴孟,两人坐在花瓣铺满的席上,他亲自把嬴孟的鞋履也脱掉,但见一朵美丽的桃花图案印在雪白的脚颈处,那白与红的对比,让楚平王痴迷的把老脸贴在上面,久久不下,仿佛要融在里面。

    嬴孟痴痴笑了,烈焰红唇。

    “春风清,春月明,春草春花开复琼;君王痴,君王情,君王今日醉狂吟;相思意,相思门,从此羁绊不愿醒;只为你霓裳羽衣窈窕影,只为你彩衣弃马红罗裙…”嬴孟饮酒半樽,醉眼玲珑,然后递给了楚平王。

    楚平王看着酒樽上的红红唇印,眼色生辉,仰头一饮而尽。

    费无极看着楚平王和嬴孟那样在花丛中缠绵,心中歆羡不已,不过想到正事,他走上前又退了回去,走上前又退了回去,这样来来回回磨蹭了几次。

    嬴孟在楚平王的怀里娇笑道“大王,您看我们的连尹大人这是失心疯了不成?”

    (连尹是费无极的官职)

    楚平王这才扭头看着费无极,满脸的扫兴道“说吧,又有什么事?”
广西快3预测 甘肃快3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官网 金沙娱乐城导航站 辽宁快乐12官网
新疆18选7复式 11选5选号技巧 十一选五复试投注表 032特码最准心水论坛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做时时彩平台 彩票分分平台杀人 快乐十分技巧出号规律 10月1日云南11选5 八马彩票app
山东十一选五合买 彩8彩票安卓版 排列三开奖号 加拿大三分彩开奖结果 广东体彩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