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6章 山有老梅满头白发为谁人(金)

    “远望苍山兮,如幕如城。(www.k6uk.com)世间浑浊兮,进退难行。”

    “山有路兮,不知名。野有芳菲兮,少人情。”

    “年少兮也曾破万卷挑夜灯;中年兮乘驷马过;老年兮因仇怨躲于壤穷”

    “莫道不消魂兮,隐藏深山种梅打渔吃竹笋”

    “哈哈,莫道不消魂兮,隐藏深山种梅打渔吃竹笋”

    ……

    “先生,等等我”吕荼听到老者所歌深深的沉醉,等他醒悟过来时,那老者已经在十米开外,他急忙追去。

    东门无泽衅蚡黄等人见到相视一眼无奈也跟了过去。

    竹林下,一间茅草屋被梅环绕,仿佛那茅草屋是生长梅地当中。

    此时的梅花已经开了,洁白的如雪。

    老者把蓑笠和鱼笼放在茅草屋前的石桌子旁边,他看到吕荼走进了梅花丛中看着梅花怅然若思,嘴角微微一笑:“这天下的人多爱红梅,可是老夫却爱白梅,贵人你说是老夫偏执了还是天下人偏执了?”

    吕荼扭头此时从看清老者面貌,心中暗叹:好一个有老松不拔气质的老者!

    他整理整理思绪道:“昔年冬天大雪之后,我和父亲漫步于外园,我看到园角有两树梅花绽放”

    “一树梅花是红梅,它的花朵在银白的雪天冰地中显得特别的红火而耀眼”

    “我对父亲说:爹爹,你看它真聪明,知道别人都白的时候,它却选择了一枝独立的红”

    “父亲想了想拍着我的脑袋却说:荼儿,他这不是聪明,真正的聪明是懂得与大自然隐藏为一体啊!”

    “我当时看了看红梅又看了看白梅,心中暗道:是啊,方才我有攀折红梅的**却没有攀折白梅的**这难道不是说明了一切了吗?”

    吕荼说到这儿看向老者似笑非笑,老者却是如同没有听到般脸上没有任何的神情变化,这时吕荼长叹一声,那一声长叹里似乎有特别的深意。

    只听得吕荼道:“想那乾坤一树梅,满头白发为谁人?”

    老者闻言藏在袖子中的手不由哆嗦了一下,不过他很快的掩饰了过去,眼神凌厉看向吕荼道:“贵人若不嫌弃,老夫有清酒一坛,愿与贵人共饮”。

    他那话中语气有些不让人拒绝。

    吕荼没有推辞。

    “请”老者手一指石桌方向,显然是说让吕荼在那里等待。

    看到吕荼走开,老者走到茅草屋门边拿起一个青铜?(jue)头掂了掂量,站在小园子外的吕荼门客们见状吓了一跳,差点直接拔出剑来,喝止。

    可是那老者拿起?(jue)头后便大步流星的往吕荼相反方向走去了。

    众人这才放心,衅蚡黄看着老者的背影若有所思,东门无泽则是一双老鼠眼不停的左右扫视着,似乎在寻找此地的破绽。

    老者走到一株老梅之下,然后用?(jue)头刨了起来,不一会儿,老者就从老梅树根下抱出一个沾满泥土的酒坛子。

    他把酒坛外面的污泥清洗掉,然后拿着两个陶碗走到了石桌边。

    “此酒是老夫一十八年前在此地所摘的青梅子所酿,如今不想,打开时老夫已经须发皆白,牙齿也没剩下几颗”老者言罢,嘭的一声打开酒坛,一股发霉的绿色酒汁哗啦啦倒在了陶碗里。

    “请”老者爽朗,拿起陶碗就饮。

    吕荼见状被老者的风采吸引,拿起陶碗放在嘴边就要饮时,那边东门无泽突然猛打了一个喷嚏。

    吕荼心中一惊,把陶碗放了下去,微微一笑。

    老者见状也不在意,自己独酌独饮道:“贵人以为将来的天下是谁人的天下?”

    吕荼道:“先生此言何意?天下自然是天子之天下!”

    老者又饮了一碗,那散落的绿色酒汁把他的白胡子都沾染绿了,显得整个人有些狰狞:“天子之天下,不知贵人以为这天下间何人可为天子?”

    吕荼不慌不慢,手指尖触摸陶碗延一圈,道:“得民心者可为天子”。

    老者闻言哈哈大笑:“得民心者可为天子?”

    “得民心的人多了,他们有几个成为天子的?”

    “能成为达人便不错了!”

    “老夫以诚待贵人,贵人却虚与委蛇,老夫鄙夷甚”

    吕荼没有生气与动怒而是道:“先生又以为何人可为天子?”

    老者闻言冷哼一声:“天下间唯齐国公子荼可为天子”。

    吕荼听罢老者的话,手一哆嗦,那陶碗的酒水直接撒出了不少。

    “公子荼?先生说笑了,他一个流浪的庶公子而已,怎么能得天下?”吕荼道。

    老者道:“流浪?哈哈,那是浅薄之见!”

    “得天下的人,哪一个不是有过大经历之人?”

    “没有经历人间苦乐,安知士人需要什么?”

    “至于庶公子?齐侯可是没有嫡子,他的儿子们个个都是庶子,难道没有了嫡子,将来他的国君之位还要让给别人不成?”

    老者冷笑,吕荼道:“公子荼虽得其父喜爱,但毕竟不是长子,长子公子阳生才是第一合法继承人”。

    “公子阳生?鼠辈草鸡!他必然获取不了大位,因为他的父亲不会让他继承大位,那公子荼更不会让他继承大位”老者道。

    吕荼看了老者一眼疑问道:“先生何来如此断定?”

    老者道:“凭借齐侯的眼光,凭借公子荼的野心。”

    说到这老者意味深长的看了吕荼一眼然后道:“公子阳生会在恰当的时候被人给消失,酷彩网娱乐平台:不是吗?”

    吕荼当然知道老者所说的那个被人给消失是指什么意思,道:“若公子荼杀了阳生继承大位,那他将来又有何资格窃取天子之位呢?”

    “苍天已死,天子之位,何必有德才能居之?”老者道。

    吕荼沉默了一阵儿,是啊苍天已死,过去玩的规则已经在这个时代不适应了,又何来的那么多条条框框呢?

    不过他口上却是继续否定自己道:“公子荼怯懦,在这大争之世,无杀伐决断,保一国尚待疑问,更何况今天下列强横行”。

    老者听到吕荼的话仰天大笑:“怯懦?那不是怯懦,那是智慧,那是用眼泪来套取天下人的可怜!”
安徽十一选五预测 新疆35选7复式表 四川时时彩官网 辽宁十一选五平台 安徽十一选五app
新疆2018年一本线预测 手机彩票缩水软件大全 连码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网 七匹狼锋芒
广东十分钟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计划 北京三分彩开奖号码 星辉彩票【官方唯一入口】 广东时时彩群
深圳风采走势 中国体彩网大乐透 浙江省11选5开奖号 新疆11选5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