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65章 断发纹身勾践正式出场

    躲到树上?

    象群一个鼻子或者两三下撞大树就会被连根拔起。(www.k6uk.com)

    躲在水里?

    大象会游泳,那不是找死。

    跑?

    大象的耐力不比人弱。

    东门无泽和一帮北方来的门客也吓傻了,他们从没有见到过如此庞然大物。

    后来吕荼灵机一动,用汹汹大火,驱散了象群。

    吕荼自那日也是第一次吃上了传闻中的大象肉,那肉比野猪肉还要粗糙,一点感觉都没有。

    可是熊宜僚却是吃的津津有味,看的众人直牙疼。

    他们现在似乎明白了熊宜僚为何说那是野猪的原因了,感情是他想吃大象肉,怕众人知道危险不敢前去,所有才想出这个歪主意。

    画面切回到当下。

    东门无泽把剩下的熊掌扔给了大黑,大黑却是高举着头,用锋利的爪子把其踢到一边,一副残羹冷炙,本狗不屑的样子。

    东门无泽倒见状暗骂了一句,这黑狗是越发挑食了。

    他插言道:“这个国家,本君子听说过,特别奇葩,奇葩的要命!”

    “哦?”吕荼疑惑,能让非常奇葩的东门无泽说奇葩的,那它得有多奇葩。

    东门无泽摸了摸肥硕的大肚子打了个饱嗝道:“据说这个国家的士人,若是亲人死了,必须把他们的肉与骨头用刀分开,肉呢,给野兽吃了,骨头呢才下葬埋了”。

    吕荼闻言惊愕,接着恍然,他记得后世文献《墨子》上似乎有关于此国的一些记载,只是说他在楚国南部,没想到这个南部是快要到与越国边境了。

    关于炎人国还有一些传说,是关于后世共和国执政党的,吕荼当然不会觉得那是真的,付之一笑而已。

    穿过炎人国,见了一些奇葩的人和奇葩的风俗后,与手持大蛇的炎子告别,众人正式迈入了越国的土地。

    越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家,这个国家的士人只有在重大仪式时才穿鞋履,原因嘛,是因为常年多雨,容易得软脚病,所以他们多数的时候尽量的让脚和阳光接触。

    至于服装的样式,和吴国差不多,毕竟都是当年殷商十大部族出身的人。

    吕荼第一次见到越服的时候,诧异的大叫:“怎么和服在此?”

    越国国都,会稽,王嗣宫(太子宫)。

    一名长脖子断发青年正裸趴在玉簟上,他身后是两名面目姣好的仕女,仕女同样穿的很少,漏出一片片雪白的肌肤来。

    一名仕女跪坐在裸趴的青年身旁为其打扇,另一名仕女则是穿着短裙骑在青年臀部,一手拿着尖部被烧红的铜针,一手按着短发青年的后背。

    走上前,看那青年的后背,只见血糊糊一片之下隐约显现出一条血红的蟒蛇盘踞其上。

    仕女熟练的为长脖子青年纹身,酷彩网娱乐平台:当被烧红的铜针扎在青年背上时,一股肉焦味散发出来。

    可是那青年没有惨叫反而是舒服的乱哼哼起来,仿佛他就是个受虐狂,只有受虐他才能找到生活的美感。

    宫殿外,雨水滴滴答答的下个没完。

    这一切都显得特别无聊。

    这时一个身穿藤革的威武将军走了进来,他看了看殿中的情形眉头微微皱起,一手拊膺道:“不知王嗣召见,所谓何事?”

    长脖子断发青年闻言,扭过头来,只见那青年长着一张马脸,眼睛如毒蛇,嘴如鸟喙。

    丑陋,阴毒,另类之极!

    可是没有人去嗤笑他,不是因为他是贵族,是王嗣,而是他有“圣人”之相。

    王嗣不是别人正是当今越国越王允常之子,勾践。

    勾践挥手,仕女退在了一边,他站了起来走到一块巨大的铜镜面前,照了照,对于自己的这个蟒蛇盘背的纹身还算满意,他点了点头,方才道:“灵姑浮将军,本王嗣接到了消息,说齐国公子荼要来越国了”

    “你说本王嗣该怎么办?”言罢,勾践用食指挑了挑自己的刘海。

    灵姑浮是当今朝堂大将军石买的女婿,虽然石买对勾践很不鸟,甚至是私下有对众人说自己想劝大王废王嗣再立新主,但灵姑浮却是强烈的反对,甚至当场差点与他岳父拔剑闹翻。

    勾践虽然纨绔很不讨人喜欢,但这些内幕他还是有自己的人告诉他的,他一方面心中恨不得用纹身的铜针活活扎死石买,另一方面他又被灵姑浮的行为感动了。

    所以他对灵姑浮的态度和语气还是有些谦虚的,这次他找灵姑浮商量这件事可见一斑。

    灵姑浮闻言想了想正欲说话,这时勾践又道:“声明一下,本王嗣还想娶那个齐国的小九公主呢?”

    灵姑浮听罢一个踉跄,他对于这位纨绔无语了,这么多年了,你还念念不忘。

    他整理整理思绪道:“王嗣,公子荼回国传闻说是齐侯密令,若此传闻是真的话,如今他千里迢迢来我越国干什么?”

    “此一点我们不得不考虑”灵姑浮的话如筝筝之音。

    可是勾践却不以为然,qie了一声很是自负道:“因为他想得到本王嗣的帮助,帮助他回国夺权”。

    灵姑浮闻言看了一眼勾践,心中暗道,虽然王嗣纨绔了些,自傲了些,但这智慧却不是其他王子所能比拟的,而这一点也是他灵姑浮誓死不愿更立王嗣的原因之一。

    “王嗣所言不错,他公子荼是想来越国借力来了,可是有一点王嗣需清楚,他公子荼为何不找邻国吴国而是找与其相隔三四个国家的我们?”灵姑浮又道。

    勾践没有直接回答,他让仕女走到自己身前,然后熟练的把裹敷仕女胸部的白纱撕下一块来,系成条状,然后绑在了额头,此刻他身只着兜裆布,古铜色的肌肤显得他有些劲力,背上和胸部的纹身让他威武霸气,他赤着脚走到摆放长剑的架子前。

    那架子上共有五把宝剑。

    他拿起其中一把有蛇蟒绘成图文的长剑,唰的一声抽出,看着剑上泛着的森冷幽绿的光芒道:“因为这天下只有本王嗣有那个能力,而且有那个资格去帮助他吕荼”

    “至于其他人嘛,土鸡瓦狗尔!”

    嘣,只见勾践手中那剑被他快速掷出,剑穿破空气带着戾啸从灵姑浮的身边快速飞出,最后直接插入了灵姑浮身后的那撑梁大柱上,剑入约三寸,剑把则是上下来回摇晃着,可见勾践力气之大。
北京十一选五官网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六肖中特全年无错免费 香港賽馬會蘋果用戶 北京赛车pk10公式
环亚娱乐怎么登录 二肖中特精准资料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那个好用 快开彩票 四川金7乐玩法
广东时时彩qq群查找 河南22选5走势图 体彩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时时彩后三最牛万能码 广西十一选五公式
甜蜜蜜刮刮乐中奖图片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现场 天天彩选4玩法 广东十一选五来彩彩票 河南快3开奖基本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