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89章 志向

    第二件事是吕荼让东门无泽拿着自己的亲笔信和薛烛一起去了东瓯部落寻找贵族欧冶子,希望他能出山帮助自己。(www.k6uk.com)

    说起欧冶子,吕荼差点闹了个笑话,他本以为欧冶子就是位非常出名的匠作,可是谁料?

    后来与越国的行人大夫曳庸仔细打听之后,吕荼才知道欧冶子其实不是匠人而是贵族,是东瓯部落的贵族。

    这一点就连曾经为欧冶子相过剑的薛烛也大吃一惊,显然他也不知道欧冶子的真实身份。

    所谓东瓯就是后来越国被楚国所灭,越王勾践后人南下建立那个国家的称呼,其实那时应该不称呼为东瓯而是仍然叫越国,只是楚国人为了打击越国“余孽”,向外蔑称其为东瓯,因为东瓯前身只是个野蛮部落。

    越王嗣勾践府邸,没有什么雕栏玉砌,只是悠长的石巷子,与几间组合起来的石屋。

    此时正堂。

    勾践穿着兜裆布披头散发舞着长剑,他身上的纹身随着他身体的招展变形,恐怖。

    吕荼看的很是牙疼,这就是宴请自己的主菜吗?

    “本初,你看本王嗣这剑舞的怎样?”勾践耍完一套剑法后浑身出着大汗道。

    吕荼听到勾践称呼自己为本初,颇有长辈姿态,这让他有些目瞪口呆,不过转瞬间也就理解了,毕竟这个苦心人还是个历史上有名的狂人,想到此点吕荼笑道:“公子之剑舞的却是很美”。

    勾践听罢似乎没有觉察到吕荼的讽刺,他哈哈大笑道:“世人传言说吴国有位王子叫什么,哦,对了,叫夫差的,他说他一生有两大志向”

    “一个叫吃尽天下最美味的咸鱼,另一个叫妻尽天下的美女”

    “嘿嘿,这俩志向当真好啊!”

    勾践说完别有一番韵味的看向吕荼。

    吕荼听罢眼睛的瞳孔快速收缩起来,看来勾践已经知道舌庸事情前后的原委了,不过他转瞬间心头又放下不以为意,就算勾践知道自己娶了本应该属于他的妇人又怎么样,我吕荼敢娶就有能力去守护。

    想到这里,吕荼嘿嘿一笑道:“咸鱼?哈哈,看来夫差是个聪明人,我吕荼听闻夫差的父亲阖闾也是最爱吃咸鱼”

    “不过吗,无论齐国还是越国,我们有的是咸鱼,让他吃,让他们吃,使劲的吃,嘿嘿就怕到时被咸鱼给咸死了,撑死了”

    “至于妻尽天下美女?夫差好大的口气,当天下英雄不存在吗?”

    说到这里,吕荼盯着着勾践压着声一字一句道:“我相信以勾践公子的英雄气概,定然不会让如此狂妄的小人得逞吧?”

    勾践闻言和吕荼相视一眼,万种情思似乎在这一刻不停的碰撞,最后他一抹刘海哈哈大笑:“做英雄,当有英雄志,我勾践却是没有英雄的志向”

    “我勾践一生所执迷者,只有两大好,一曰纹身,二曰耍剑。”

    吕荼听到勾践如此说,心中很是冷笑,若是同时代的其他人定然会被你的纨绔表象迷惑,但我吕荼吗,嘿嘿,岂能?

    想到这里,吕荼道:“勾践公子谦虚了,我吕荼听闻谦虚使人进步,可是过分谦虚就使人落后了,素闻勾践公子有吞吐天下之志,如今却说无英雄志让荼吃了一惊”吕荼说到这儿又故意的小声道:

    “本来还想期待将来一天,能和勾践公子联合起来殴打那个只爱吃咸鱼的夫差,如今既然公子没有此志,那我吕荼也就不多说了”。

    “什么?”勾践听到吕荼的话,噌的一声站了起来,他看着吕荼由于过度兴奋全身止不住的哆嗦着,这让他身上那只蟒蛇纹身更加显得可怖。

    因为他勾践从吕荼方才的话中听出了潜在的意思:吕荼不仅要和越国正式盟国共同对付世敌吴国而且还非常愿意支持他为越国国主。

    这个消息对身处窘境的勾践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他忍不住的正要兴奋大叫,就在这时一个人咳嗽的声音传来。

    吕荼闻声抬头打眼一看是一位大鼻子精瘦文士,只见他从石室后面走了出来。

    “文大夫,来来,本王嗣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士人广为流传的公子荼”勾践见是文种,心中一凛,他立马就意识到了自己方才的失态。

    若是吕荼是带着有心人的任务来探查他的,那他勾践岂不是给本来已经陷入困境当中的自己又推了一把吗?

    想到此处,他额头有些冷汗,心头暗道还好起初说的话是模棱两可。

    文大夫?

    难道是他?

    吕荼看着大鼻子文士心中忐忑起来,因为他想起了幼年时的一段往事。

    那年范蠡本来打算在齐国贩卖楚布后就应约去越国,可是没有想到让自己和父亲在外游玩时“捡了个漏”,结果没去成,留在了齐国任职。

    吕荼记得那让范蠡去越国之人就是吕荼最喜欢的一个历史名人之一,千古忠烈,文种。

    文种有多好?

    起码在吕荼的概念里,他比范蠡好。

    因为范蠡不是一个纯粹的人,而文种是。

    对于上位者,当然喜欢文种。

    果不其然,那大鼻子文士接下来的话证明了自己的判断,只听得他带着浓重的鼻音道:“乡野散士文种拜见公子荼”。

    吕荼闻言惊喜叫了起来,他一把拉住文种的手道:“文大夫,你让荼想的好苦”。

    文种闻言身体发僵,想我,想我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

    旁边的勾践见吕荼对文种如此亲切,那双阴鸷的眼睛瞳孔快速收缩,不过他的脸部肌肉始终是保持原有的笑意的。

    吕荼对于文种的热情让人瞠目结舌,就差推衣解食同榻而眠了。

    勾践见吕荼和文种嘚不嘚,起初还有耐心听下去,可是一个时辰快过去了,他忍不住了插嘴道:“本初,没想到你们齐国还有如此无赖的时候,那范蠡本王嗣虽不知其才华,但能是文大夫的好友,又是文大夫极其推荐的人,料定是有才华的”

    “可是就是这么一个才华的人,被你们齐国强拉硬拽留下了,你说本初,是不是应该补偿越国点什么?”

    说到最后勾践笑着看向了吕荼。
极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 二八杠游戏 内蒙古11选5直播 排列五开奖历史记录 重庆时时彩骗局 龙虎合
手机最快开奖报码室 百利宫娱乐平台正规吗 刮刮乐最大奖是多少 东方娱乐app提现提不出 河南快3走势图今
黑龙江11选5玩法 上海快三开奖号码 秒速赛车投注网站 澳彩网开户 河南22选5app
广西快3攻略 排列五玩法 幸运赛车pk 吉林11选5走势图 南国彩票论坛规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