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77章 大耳垂青年

    庄姜见是吕文来了,让他蹲在自己身边,指着水里的锦鲤,做了嘘声的手势。(看啦又看小說)

    吕文看到三四条肥硕的锦鲤正在水边游着,那锦鲤长着几乎能吞下自己小胳膊的口,不由吓的他直接躲在了庄姜的身后。

    “姑,怕,怕!”吕文声音有了恐惧,最后变成了呜咽。

    庄姜见闻,忙抽回手,抱着吕文好生安慰一番,吕文方才恐惧减轻了一点。

    姑甥小声说着话,吕文不知哪来的勇气,也想摸那在水里游来游去的锦鲤,庄姜鼓舞着他,他蹲下,伸出手先是喂食给锦鲤,然后用一只小手指触摸锦鲤的肌肤。

    滑腻又有坚硬的感觉。

    锦鲤被触动,它在水里翻动了一下身体,游了游,吕文很是高兴,用手指继续抚摸着它,谁料那锦鲤突然转回头,用嘴把他的小手指吞进了嘴里。

    吕文当时就吓的呜啊一声,站起,整张脸都吓哭红了。

    正在睡梦中的吕荼被惊醒,忙站了起来,喝问:“发生了什么事?”

    那些在十米开外护卫的卫士们见状,也不知如何作答。

    吕荼这时才发现二子吕文来了。

    吕荼一瞪眼,吕文立马吓的停止了哭泣,躲在了庄姜的身后。

    庄姜见状正要说吕荼,这时吕渠走了过来,他看了哭花脸的弟弟吕文一眼,问是何故?

    庄姜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吕渠是哈哈大笑,他拉着吕文来到了池塘边,问吕文是那只锦鲤咬了他的手,吕文左看看右看看,最终从四条锦鲤中挑出了一条最丑的。

    吕渠哈哈一笑,一拳把水里那条锦鲤活活的给砸死了。

    庄姜见状峨眉微蹙,他有些反感吕渠的暴力野蛮。

    吕文见那条丑鱼被自家大兄杀死,欢喜的跳了起来,可是突然又觉察到父亲吕荼还在瞪他,他慌忙躲在了吕渠的身后。

    吕荼冷哼了一声,然后问吕渠道:“渠儿,你所来何事?”

    吕渠把弟弟交还给了姑姑庄姜,然后便把临淄城内今日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吕荼听罢是笑的嗓子都疼了,庄姜白了一眼她八哥吕荼,吕荼这时才严肃的看向自家九妹道:“九妹,不知你明日如何挑婿可有眉头了?”

    庄姜于是把自己在喂鱼时候想到的方法讲了,吕荼听罢嘴角直抽搐,吕渠却是撩起袖子跃跃欲试的样子,而吕文呢,傻乎乎的看了看,摇头不懂。

    临淄街道上,一名击铃手,一边击着铃,一边大喊:“告诸位贵族士人,明日早晨九公主将在杏坛亲自寻找夫婿,若是未有正妻且在而立之年以下有意者,皆可参加”。

    ……

    “告诸位贵族士人,明日早晨九公主将在杏坛亲自寻找夫婿,若是未有正妻且在而立之年以下有意者,皆可参加”

    夕阳洒在清冷的街道上,洒在击铃手的兵车上,显得如此的静美。

    可是下一刻,临淄城欢呼了。

    沐浴,香料,礼服等等为明日得个好彩的准备开始了。

    幸好孔丘季扎老莱子等那些老家伙老顽固们已经离开了临淄,酷彩网娱乐平台:否则就这个举动非得气的他们全体阵亡不可!

    关于九妹所选的夫婿,吕荼一直持着好奇心理,他在想华夏史上第一个女诗人,自己的妹妹若是自由恋爱,她会选择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吕荼身边聚齐的年轻一代英才们的确不少,像舍人伯牙,石乞,甚至公明仪等人皆是不错,自己也问过自家妹妹,对他们的印象如何,九妹却是评价一般。

    吕荼也问过九妹对那些外国杰出贵族们的看法,如什么赵氏赵无恤,燕国太子姬桓,秦国太子赵夷甚至是年纪比自己还大的魏氏王诩等。

    可是没有想到九妹的评价也是一般。

    吕荼要吐血。

    那还有何人能配得上自己的九妹?

    吕荼把春秋战国之交的名人想了一遍,却是完全没有个头绪。

    “老娘,明日我不想去!”一处威武霸气占地不少的大宅子内,一名刚加冠的大耳垂青年撇着嘴,颇为不耐烦的对着为自己装扮的中年女人道。

    那中年女人若是吕荼看到定然会认出,那就是打幼师吕荼小屁屁的蓝姜。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当今齐国大将孙武的第三子孙驰。

    也就是有文献记载后来在燕国为将,八十岁左右生一子,名唤孙膑的那位。

    孙武和蓝姜共生三子,孙明、孙敌,孙驰。

    孙驰今年比庄姜只大一岁,前些日他父亲不知抽什么风,强势给他加冠,让他失去了做少年的玩乐,这让他天天哭丧着脸对着母亲抱怨他父亲。

    或许是小儿子的原因,蓝姜十分疼爱孙驰,甚至有些溺爱也不为之过。

    蓝姜鬓角已经有了华发,她听到幼子如此说,有些带着爱怜的愤怒,她揪着爱子的耳朵道:“你再给老娘说一次?”

    孙驰哎呦呦叫了起来,最后不得不卖萌讨好道:“娘亲,娘亲,我的好娘亲,你别揪我的耳垂,再揪福气都被你揪没了……哎呦,孩儿错了不成,不成?”

    蓝姜看着爱子水汪汪可怜的大眼睛,最后放下了还在揪耳朵的手。

    她顿了口气道:“驰儿,这件事为娘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为我好就应该别给我加冠,让我自由,像鸟儿一样自由。”孙驰揉了揉发红的耳朵,没好气道。

    蓝姜闻言白了一眼爱子道:“鸟儿再自由,也要有个家。你瞧瞧你兄长,明儿与敌儿,人家现在连娃都有了,你呢?”

    孙驰闻言跳了起来,理直气壮道:“那是他们俩为老不尊,年纪轻轻的就乱搞男女关系。”

    蓝姜听罢差点栽倒,她怒气的又伸出指甲老长的手指来,拧向了孙驰的耳朵。

    孙武府是这样,计然府,御鞅府,晏圉府,弦施府,高柴府,甚至是伍子胥府也都是一样。

    临淄美食街上,一名年轻的落魄寒士,他肩背薪柴,来到了一家食铺,那食铺贾人看了看薪柴的成色,颇为满意,让铺中的雇人把薪柴抬回柴房,然后给了落魄寒士三个大齐通宝。

    落魄寒士接下钱财,便转身往桃花文坊方向走去了。
登录dafabet手机版 河南11选5玩法有说明.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图 东森娱乐平台注册网址 菲律宾彩票网站
pk10牛牛公式图解 11选5宁夏 山东十一选五网址 北京时时彩软件 安徽十一选五app
时时彩万位6码100% 篮球比分直播新浪 彩38app 12选5开奖结果 博九彩票官网登录
极速时时彩平台 八马彩票平台开多久了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七星彩开奖18068 深圳风采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