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94章 吞吴战纪之任国旧地

    听着东门无泽和张孟谈斗嘴,吕荼醒转过来后,他内心其实也是十分犹豫的,杀了这个鬼谷子之祖,自己在统一天下中就会少些阻力,可是若真杀了,没有了鬼谷子的传奇,那对华夏文明怎么交代?

    最后吕荼制止二人的争吵,道:“寡人有孙武,有你们俩,还怕他王诩不成?”

    二人闻言不再争吵,东门无泽则是喜的大跳一拍自己肥硕的屁股道:“那是,就他王诩,我东门无泽扣扣鼻屎都能虐死他。(Www.K6uk.Com)”

    吕荼和张孟谈见闻,直翻白眼。

    当然吕荼不使用卑鄙手段杀死王诩还有几个原因,晋国魏氏若没有了王诩的支撑,魏氏根本不可能是赵氏的对手,最后的可能结果是赵氏一支独大,这对吕荼三家分晋战略是相违背的,所以不取,另外魏氏强大还可以抵住秦国的东进,这是最重要的。

    当然也有季扎和尹铎的关系,怕用卑鄙伎俩杀死王诩会让他们伤心甚至是离心。

    伯嚭也在第三天带着藤玉公主离开了,吕荼亲自送他们长亭外十里,方才回去。

    忙完了诸侯使者使节的事,吕荼终于有时间忙自己的私事了。

    私事?

    就是按约迎娶雅鱼和钟离春。

    雅鱼并没有什么,一个月后正式入宫,成为自己的侧夫人,可是钟离春那边却是碰了壁。

    原来钟离春拒绝嫁给吕荼,吕荼第一次被人拒绝,虽说是老脸饱经过各种挫折,可是还是忍不住带着一大帮人气呼呼去问钟离春原因。

    钟离春的答案很让吕荼无语,钟离春是无盐邑钟离家族的独苗,若是钟离春嫁给了吕荼,那钟离家就断了祭祀。

    祭祀在她钟离春这一代断绝,那是大不孝!

    钟离春不愿做那大不孝之人。

    吕荼心想你不愿做大不孝之人,难道还希望我给你做上门女婿不成?

    最后无奈,双方达成和解,钟离春不嫁而嫁,吕荼不娶而娶。

    什么意思?

    意思是钟离春和吕荼保持人尽皆知的“道侣”关系,所谓道侣就是有点形象于寡妇巴清和秦始皇的关系。

    钟离春虽然脸蛋很丑,但身体却是很美,在月光皎洁的晚上,吕荼看着她的裸露,似乎那种身体的圣洁可以睥睨月光。

    吕荼养精蓄锐保养身体近乎三个月,那一夜全都释放给了钟离春,所做着希望和钟离春能生下这世间最健康的“宝贝”。

    钟离春年纪本来就到了丰腴的年纪,如今经过吕荼这么彻夜的露珠浇灌,整个人显得更加精神焕发,国泰民安了。

    吕荼在两个月都未有下雨的无盐邑为钟离春挖了一口架着木轱辘的半机械水井之后,便往小邾郡赶去。

    水井在《吕氏春秋》上记载相传是虞瞬时期的大臣伯益发明的,可是吕荼这么多年游历天下所见所闻,酷彩网娱乐平台:却没有发现人工挖的任何水井。

    也是,这个时代,全球还没有完全变冷,华夏雨水充沛,而城市村落又皆是靠河而建,没有必要去人工挖井。

    至于水井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吕荼揣测应该是在战国中后期,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战国中后期,华夏大地进入了大干旱时代。

    只有干旱,才能迫使人们自我解救,人工井自然而然也就应运而生了。

    水井在无盐邑的出现立马在齐国境内掀起了一场狂风暴雨,因为这标志着一个逐水而居时代的结束。

    国相府命令各地大城令以及郡守亲自抓其治下挖水井的工作,其目的让一些不知吕荼当日训政内情的人百思不得其解。

    吕荼却管不了这些,他此时正乘着兵车,往小邾郡赶,他要亲自去迎娶雅鱼。

    路途中,他故意的往任国旧地任城拐了一趟,去看看在阳虎治理的任城怎么样了。

    若说齐国两大明珠,一个是渔业,一个是盐业,那么任城绝对是明珠中的明珠。

    齐人谁人不知任国之渔盐天下第一,可是如今任国因为爱子吕渠的关系成了齐国的任城,那么齐国的明珠闪亮程度绝对不是只上了一个档次。

    渔业,吕荼知道一些现在可行的能壮大齐国捕鱼业的技术,但他并没有把自己知道的那些概念上的技术通过公输班或者墨翟的手物质化的创造出来。

    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或者说还不需要。

    阳虎樊迟等人陪着吕荼视察了盐池,随行的除了张孟谈东门无泽伯牙熊宜僚等人外,还有公输班和左邱明。

    樊迟本来是吕荼当年所请孔丘“八百弟子”出仕的人其中之一,因为其推行重农主义,三年来边境小邑夹谷在他的治理的下,颇为繁荣昌盛,吕荼得知后,大喜,便让国相府升其为阳虎的助手,以治任城。

    吕荼第一次见这么大的盐池,第一次见这么多的奴隶忙碌的景象,看着一独轮车独轮车的粗盐被拉走,吕荼很是欣喜,这不是盐,这是钱,是民生啊!

    阳虎汇报了自己上任后,和樊迟,对于盐池的治理情况,吕荼一一听着,他时而皱眉提出自己的疑问和见解,时而欣喜的直拍阳虎和樊迟的肩膀。

    阳虎和樊迟见自己的治政让吕荼很是认可,心中也是高兴。

    众人在盐田中边走边聊,就在这时,东门无泽扑腾一声,滑倒在了盐田里,众人扭头看着东门无泽的狼狈相是哈哈大笑。

    东门无泽很是生气,本来想抓一把稀泥狠狠教训那帮笑他的人,可是就在这时,他抓稀泥的手只感觉一鼓一滑,有种熟悉的感觉,他忙抓起细看,顿时一乐:“哈哈,鸭蛋!”

    吕荼见闻眼睛亮了,他暗骂自己,作为精致的吃货,怎么能把这个“好物件”给忘了。

    “哈哈,无泽你有福了!”吕荼仰天长笑。

    东门无泽听罢,下意识的用手去摸脑门,这一下好了,他锃亮的脑门顿时被污泥了一片。

    不过这句话,东门无泽老觉得熟悉,他站起后才想起,当年自己在泰安邑吃饺子咬到一颗大齐通宝时,自家君上不也是说过此话吗?

    说起饺子,东门无泽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吕荼接下那颗被污泥附着的鸭蛋,让人拿来水,清洗之后,略显发青的鸭蛋漏了出来。

    吕荼对着众人一笑,接着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鸭蛋被剥掉皮之后,里面竟然是流着黄油的洁白膏状体。

    “好一颗咸鸭蛋!”吕荼见这咸鸭蛋的成色如此之好,大喜过望。js3v3
天津时时彩所有数据 极速飞艇 骗局 星期8线上娱乐 平特肖玩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 W彩票网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老虎机 11选5期期中独胆公式
福彩试机号今天 辽宁11选5投注 重庆时时彩官网 五分⑥和彩 彩票直通车竞彩足球
蓝月亮单双中特网站 江苏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一波中特打一生肖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广东26选5 2018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