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11章 吞吴战纪之齐楚扬子江之战

    对于钟建本人呢?

    钟建在后世历史文献也是有记载的,其出现在吴楚战争,楚昭王溃逃过河时,他曾经背负楚昭王的四妹季芈过河,后来季芈说,女儿清誉如何如何,不愿他嫁,楚昭王被怼的无奈何,只能让四妹最后嫁给了钟建。(www.k6uk.com)

    这个时空由于吕荼的出现,让故事情节走了偏差,但结果没有多大改变,季芈还是嫁给了钟建。

    钟建还有一个历史牛人儿子,这个人在后文会出场,这里不言。

    说起水师,楚国第一批水师是在齐国第一次伐楚之战后,由楚平王令囊瓦一手缔造的,可是后来楚昭王为拉拢芈姓七子,处死了奸臣囊瓦,水师籍此便破败了。

    不过破败也破败不到哪里去,因为此时的水师与其说是水师不如说水中勇士集中营,只要善于游泳,只要敢打敢杀,那就是强师。

    而楚国是江湖沼泽国家,善于游泳者虽比不得吴国,但在天下间属于第二,那绝对不是混账话。

    开战后,楚国水师分为两部,一部由楚昭王有熊轸亲自掌控,另一部是把从吴越手里搞到的战船和降兵,集结集结,加上从楚国水师本部中调出的五千精锐,共同组成了现在的楚国水师这一部。

    由于这一部水师是新建的,而且多是杂兵,所以并不受楚国朝堂那些有熊氏子孙重看,因此任命的主将便从一众外戚中挑选,钟建是楚昭王的亲妹婿又文武双全,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钟建也不失楚昭王所望,几次与吴国水战,立下了赫赫战功。

    这次水师陆上作战是应吴句卑之请。

    看着吴句卑着急的样子,钟建微微摇头,这位主看来是被齐国人吓怕了胆。

    齐军继续在后面追杀钟建和吴句卑的大军,很快楚军溃逃到了水师渡口,扬子津。

    看着遮天蔽日的战船,钟建对着吴句卑哈哈笑道:“句卑将军,现在您放心了吧?”

    吴句卑嗯的一声点头,然后命军士开始上船,准备南渡,而他自己则是带着一支部队组成人肉城墙,阻挡追杀过来的齐军。

    公孙接,酷彩网娱乐平台:田开疆,古冶子,国范,吕荼的四猛将各带着一千骑兵头先开路,接着是浩浩荡荡的兵车大队,最后是乌压压的步军。

    眼瞅着骑兵撞击吴句卑的楚军人肉城墙效果甚微,赶过来的吕荼转换攻击方式,让弓箭士在木盾士兵的保护下,开始远距离抛射。

    如飞蝗的箭失从天空中坠落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啸声,楚军顿时呜啊啊惨叫声一片。

    只要杀出一个口子,骑兵就可以把口子撕大。

    咚咚的战鼓声在古长江北岸响彻天地。

    双方在这里投入了近乎十六万人的战斗,可想而知战争会有多激烈。

    吕荼见弓箭手已经出现疲累,当下令仲由带着虎卫大营集中猛攻大军的中军位置,而华宝的细柳大营则攻击对方的左翼。

    厮杀声滔天,楚军军阵中吴句卑战袍染血,肩膀上插着两支箭,血滋滋的往外流着,可是他没有感受到任何的疼痛,一如既往的指挥大军战斗着。

    钟建带着他的水师已经大部分上了战船,他站在帅船上,看到江岸的惨烈厮杀,整个人都是忍不住的颤抖,与吴国的厮杀算的了什么,这才是真正的大国战争。

    叮叮叮的鸣金收兵声从楚军水师大寨中响起,吴句卑见闻大喝一声,开始组织军队收拢阵线,逐步往后撤。

    江岸边的厮杀继续着,等到吴句卑的残军也全部上了战船后,此时约莫五里的江岸,堆积的尸体如同铺了一层人肉地毯。

    齐军见上了船的楚军往江心方向驶去,是气急败坏,大骂懦夫,有种再来战。

    楚军水师帅船上的吴句卑和钟建相视一眼,对着江岸上还在往船上时不时射箭的齐军是哈哈大笑。

    其他船上的楚军也是如此。

    更有甚者,撅起屁股,让齐军用箭射,可是箭失飞到离他们船舷一米的地方便坠落在了水中。

    这个场景让楚军更是哄然大笑。

    江岸上的齐军见状无不大怒,仲由当场拉弓,一箭射死了一位漏屁股的楚军。

    有足够膂力的人射箭反击,无膂力的人破口大骂,楚军见闻更是畅快的哈哈大笑了。

    就在哈哈叔愤怒时候,站在驷马之车上的吕荼却是嘴角闪出了坏笑。

    他令军士停止大骂和一切反击,积攒气力,并让长矛士和巨盾士在江岸列一条约十里长的长城巨阵。

    看着咚咚的齐军转换阵型,吴句卑和钟建摸不着头脑,这齐国人莫非是气糊涂了不成?

    你在江岸,我在江心,你列阵有毛用?

    他们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

    只听的船上有兵士疾呼:“不好了,船漏水了”。

    成千的楚军船只在第一个士兵喊完船漏水后,接着接二连三的高喊了起来。

    吴句卑见状一口鲜血吐到江水里,身旁的钟建见状是大惊失色:“句卑将军!”

    船下沉的速度越来越快,钟建是眼睛通红,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何齐军要在江岸列杀阵,一定是对方早就对自己的水师船只做了手脚,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

    只是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钟建此时也来不及去想这些,因为有更大的危机出现了,只见在水师的东西方向,驶来可以拦截大江之流的帆船舰队,这些帆船上挂着齐国大军的旗帜。

    “哈哈,邗国贼子们,老子看你这次还怎么逃?”田开疆是举刀大笑,特别是喊到邗国贼子四字时,那故意的阴阳怪气,众人自然明白这里面的嘲笑,于是纷纷跟随起哄。

    “邗国贼子们,这次成落水狗了吧?哈哈……”

    “邗国贼子们,洗干净你们的屁股,等会咱爷们要……哈哈”

    岸上列阵等待的齐军们是畅快的嘲笑高喊了起来,本来他们还在为楚军的逃走而感到愤怒呢,如今见到楚军即将淹死在大江里,无不心情愉快,特别是那些战狼大营的军士。

    那些封锁大江东西的水师自然是范蠡所率领的齐国水师。

    范蠡当日接到吕荼的密令后,便按计划向大江之岸的楚军水师移动,本来范蠡的打算是乘着东南风大起,直接进攻楚军水师,可是小将石乞献计道:“愿带水鬼潜入大江,乘着夜色凿楚军之船”。

    范蠡闻言眼前一亮,便有了如今这个局面。

    钟建见船队被堵截在江心,知道大势已去,拔剑就要自刎,却被左右楚将给拦了下来。

    接着,一番誓死劝谏后,钟建被说服,然后换上了普通士兵装束,带着昏迷的吴句卑,把小船掀翻,隐藏在小船之下,顺着大江水流东去。

    而那些帅船上的楚将们一直目睹那掀翻的小船安全度过了齐国的水师船队,方才相视一眼,把身上的衣服一脱,漏出精肉来,手举长剑跳江。

    此时的大江被鲜血染红,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恐怖。

    此战共消灭敌军两万,俘虏三万,全歼敌军水师,可谓是一场空前大胜仗。

    齐军军心大振,举臂高呼万岁,吕荼看着欢动的齐军上下将士,脸上虽然绽放这笑容,可是心里却是很阴沉。

    阴沉,一,楚国的战斗力还是如此强悍;阴沉,二,梅雨就要来了,齐军能受的了古长江以南湿腻腻的气候吗?
7乐彩玩法 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彩质合走势图 平安彩票平台 香港二分彩平台开的吗
极速赛车是统一开奖么 互联网+足球 湖北快三形态走势图 香港六肖中特 青海11选5玩法
网购彩票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图表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全屏海报轮播代码 极速赛车中文
山东十一选五玩法规则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11选5公式 11选5 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