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75章 鲁国要灭了?孔丘的面子

    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战争还没开始就注定了结果。(www.k6uk.com)

    当齐军马军,战车军,把鲁军冲杀的七零八散时,孙武令旗再次变了。

    咚咚咚咚的战鼓声密集而起,长矛兵大戈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开始向前推进。

    鲁军军阵三桓见状把后援的最后八万大军全部投入了战场。

    雷泽湖畔古老的平原上,此时冲天的杀声弥漫鼓荡在天空之上。

    那遨游的雄鹰,俯视着下面如同蚂蚁密集般的厮杀,然后冲天鸣叫。

    就在战争进入焦灼的时候,鲁军军阵后方大营突然燃起冲天的大火。

    “杀”只见无数的齐军从鲁军军营中杀出,震撼了所有人。

    三桓猛擦自己的眼睛,不可能!这是他们共同的惊呼。

    是啊,怎么可能?

    鲁军的军营之所以背湖而立一方面是为了鼓舞士气表明誓死而战的决心,另一方面是为了防止齐军背后偷袭。

    可是为什么齐军还是从背后杀出来了,这绝对不可能。

    就算齐军是渡湖而来,可是他们哪里来的那么多船只?

    齐国的水师在南方,在齐楚边境,什么时候北方了?

    三桓怒目咬牙切齿的咆哮着。可是眼前的事实告诉他们,齐军的确从他们军营之后杀出来了,从雷泽湖中杀出来了。

    该死!

    季孙斯此时怒的整张脸通红,孟孙何忌也好不到哪里去。

    反而叔孙诺此刻十分沉静,他对着二人道:“罢兵,立即收缩兵力,我们改立新君,退回封地死守。”

    孟孙何忌和季孙斯闻言身体一震,相视一眼也立马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是啊!齐军从鲁军大营中能毫无声息的杀了出来,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姬将降了。

    姬将投降了齐国,万一姬将要是把所有罪责推卸给自己身上,并宣布自己为叛贼,那自己将在鲁国无立足之地。

    所以撤兵,保存实力,改立新君,让自己拥有大义的名号是最好的选择。

    想通此点,三桓开始鸣金收兵。

    此时战场上一边倒的溃逃与追杀。可是逃他们能逃过齐国的马军吗?

    齐军有更狠的,像背嵬大营主将子渊捷,这货为了军功,直接让麾下把手中的长矛当标枪投掷,一时间溃逃的鲁军惨呼声一片。

    被虎贲大营护持着的吕荼见状也不由倒吸冷气,暗骂子渊捷一声,太过阴狠。

    子渊捷,姓姜,氏子渊,齐国公族之人,少有的有能耐着,因为跟随孙武在几次反晋燕之战中有忠勇表现,被吕荼提拔为了背嵬大营主将。

    只是吕荼也没有想到《左传》记载的这位猛将兄,打起仗来如此的发疯。

    溃逃的鲁军将军野泄声见追杀过来的背嵬军手中没有了长兵器,又看了看那身后被长矛扎的如同刺猬的鲁军,整个人当时眼睛就血红了。

    拉起弓箭给子渊捷一箭,子渊捷正在指挥大军追杀没有注意到野泄声这一箭。结果射中了子渊捷的盔缨。

    插着羽毛的盔缨被射掉,子渊捷先是全身冒出冷汗,接着勃然大怒,看向射箭的鲁将野泄声,从马鞍上取下弓箭拉弓猛的射向野泄声:“卑鄙小人,只会偷袭,找死。”

    话落,接连三箭射了过去。

    野泄声是鲁国名射,自然不怕子渊捷,一边组织大军抵抗住齐军的追杀以为自家家主留出逃跑的时间。

    由于子渊捷的背嵬军长矛全都用作了标枪给扔了过去,所以和鲁国作战中只能用短剑。一时间和对方的长武器作战起来,不占了任何优势。

    不过观阵的吕荼也不担心,因为鲁军大败已成定局。

    孙武却是命令两千虎贲军前去解救。对于此安排,吕荼也没有反对,毕竟护持自己的卫队加上虎贲大营现在还有九千之多,对方想擒贼先擒王也最少得投入五万兵力才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

    可是如今战场形势,鲁军可能组织五万兵力抵抗吗?

    到处都是逃跑溃散之人,甚至有大量鲁军开始投降了。有一队鲁军投降,很快就有大片鲁军的投降,投降如同瘟疫一样很快传染了整个战场。

    吕荼见状微微一笑,这场战争他们算是胜利了。

    国范和华周前后大军的夹击之下,二十万鲁军经雷泽湖一战,死伤一半,投降五万,剩下五万跟随三桓逃了。

    “万岁!”突然有齐军将士看着到处狼藉尸横遍野的战场举着手中的武器高呼。

    接着整个战场高呼起来。

    齐军胜了,正面向战,以十万对二十万,以损伤不到一万的结果,打赢了二十万的战争。

    这绝对是军事上的奇迹。

    幸存下来的近九万将士高呼着,他们高呼自己胜了,高呼他们还活着,高呼他们获取的战功。

    奴隶,爵位,田地,名声,所有的一切都在向他们招手。

    吕荼感受着众军的欢呼,捋须对着孙武道:“大将军听到了吗?”

    孙武闻言下意识的道:“听见了什么?”

    吕荼道:“天下无敌。”

    孙武一愣接着哈哈大笑起来。的确,自此一战,齐国真的天下无敌了。

    燕国,晋国,吴国,楚国,宋国,卫国,鲁国,这些大国们哪一个没有和齐国打过仗,可是他们纷纷败了,败在了君上的手上,败在齐军的手上。

    就在孙武大笑恍惚间,国范押着鲁哀公姬将,这个历史上曾经的齐国女婿,来到了吕荼的面前。

    随着押着的还有鲁国各级没有逃跑掉的大夫们。

    吕荼扫眼了一下,发现还有不少是自己的旧识。

    少正卯,南宫敬叔,南宫适,蔑,項橐……

    “诸君好久不见”吕荼下了兵车,先是把南宫敬叔,蔑,南宫适,少正卯,項橐等人身上的绳子用剑砍断,让他们自由起来。

    众人相视一眼皆是苦笑,特别是吕荼的鲁国好友南宫敬叔和孔蔑。

    二人在吕荼流浪到齐国时都给吕荼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只是时光轮转,不到二十年,当年的落魄公子如今已经成为天下第一大国的诸侯。而且还是麾下拥有精锐之师五十万,战将上千万的大国领袖。

    吕荼没有管姬将只是自顾自的和南宫敬叔和孔蔑说话,当吕荼听到孔蔑之父孟皮已经过世时,想到那个篱笆人家的坡脚老人,无比的悲伤,又听到南宫适和妮子婚后生了三子一女后,为他们高兴。

    众人说笑感叹唏嘘,旁边的姬将却是脸色阴沉,此刻他还不得不强装淡定。

    少正卯看见吕荼如此不尊重自家寡君大怒,当场训斥吕荼。

    听到少正卯训斥的话,齐国众军将当场就发飙了,纷纷抽出佩剑,要砍杀了少正卯。

    吕荼见状也有杀了这个比较强劲敌人的心思,毕竟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可是不经意间他看到秘密义子項橐眼中流漏出的求情之色时,心下一软,让众军收回佩剑。

    这时吕荼才用佩剑把姬将给解缚了:“鲁候,寡人现在已经被天子敕封为伯,寡人觉得齐鲁一体的时间到了,你说呢?”

    吕荼的话很淡,可是听到鲁哀公的耳朵里却是如同晴天霹雳。

    这是齐国要吞并鲁国发出的正式声明吗?

    不仅鲁哀公的脸色变了,是所有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

    齐军众将是兴奋异常,干,继灭掉十三国之后又要灭一国了吗?

    鲁国的那些俘虏大夫们则是脸色阴沉暗淡。南宫敬叔双目痴呆,孔蔑也是,只是不知他们在想什么?南宫适的还好些,对于鲁国他本来就没有什么认同感。

    也是一个曾经差点毁掉他和妮子幸福,一个只会内乱毁灭正义毁灭英雄的鲁国,又有什么值得他去认同呢?

    再说入了齐国也不算是坏事,南宫适有信心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将来一定能成为最少齐国一郡的大员。

    要知道齐国的一郡之地,最少也是鲁国的三分之一之地啊!

    鲁哀公的老臣申封

    听到吕荼的话后倒在了地上哭了,鲁国要亡国了吗?先祖啊!

    申封的嚎啕引起不少鲁国老臣们啜泣。

    齐军众将见状心下一沉,不少人开始责怪国范,为何不在路上直接把他们杀掉灭口,就算追究起来,大军混战到那时谁说的明白呢?

    国范也有些后悔,只是他也无法,毕竟他没有跟随吕荼游浪鲁国,不知道哪一个人是自家君上的好友,万一要是杀错了那就坏了。所以他才把所有俘虏给押了过来等君上处置。

    “吕荼,你敢?”少正卯突然爆发了,他眼睛血红的瞪着吕荼。仿佛吕荼只要敢说一个敢字,他就要用自己这双隐隐流血的眼睛杀死吕荼。

    “放肆!”公孙接大怒,一下踹翻了少正卯。其他众将也是唰唰拔剑要砍杀了少正卯。

    項橐见状忙扑倒在少正卯身上,想用自己的身体阻止齐军众将的砍杀。

    吕荼眼瞅剑就要落在項橐身上,忙正要阻止,就在这时急促的高喝声音传来。

    “住手!”

    “住手!”

    只见无数打扫战场的齐军让开了一条道路,一群白发老者向这边急匆匆跑来。

    带头的是孔丘,弈求,哀骀它,颜阖,仲由,曾点……

    “不能杀,不能!”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们一边高喊着一边奔跑着。

    此刻所有人都看向了这边。

    目光灼灼的看着,包括那些俘虏。

    “齐伯不能杀,鲁国更不能灭,不能啊!”孔丘躬身行礼如捣蒜,此时已经老泪。

    “它是天下的文明的中心,天下诸侯的表率,大周的象征,它要是灭了,我大周的天下何在?”

    “齐伯,不能灭啊!”此刻一众白发苍苍的齐国的国老国士全都向吕荼跪拜哭诉劝谏。

    看着那帮白发苍苍的老人们嚎啕哭劝,此刻鲁哀公姬将忍不住眼泪如雨下,曾几何时,这些老者都是鲁国的贤才栋梁,可是因为三桓因为他们的破坏,酷彩网娱乐平台:才让他们走向了异国他乡,成为齐人的柱石。

    寡人恨啊!恨三桓,恨列祖列宗,你们为何在有能力的时候不灭掉三桓,为什么要给寡人留下这样的破摊子?

    看着白发苍苍的孔丘哭的如同孩子,看着弈秋哭的声音嘶哑,看着哀骀它哭的白发披肩,看着颜阖不停的用脑袋砸地磕出了血,看着……一排排或白首或华发或刚加冠的人哭求。

    吕荼心软了,他上前一一扶起这些老人,最后扭头对着姬将道:“姬将,看见了吗?这就是被你的鲁国逼走的人!”

    “他们是在用什么去爱这个国家?那是用生命去爱。”

    “你很幸运,有那么多的大德大贤为你求情”

    “寡人不会灭你的鲁国,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他们,因为他孔丘的面子,因为他弈秋的面子,因为哀骀它的面子,因为……因为他们的面子寡人才不灭你的鲁国”

    吕荼的话说到这儿,所有那些哭泣求情的人无不转悲为喜,口呼君上英明,齐伯英明之类的话,就连那已经绝望的姬将都脸现一丝喜意。

    吕荼见状冷笑:“可是不灭你姬将的鲁国不代表寡人就因为这些国老国士的求情就可以放过你”

    “因为寡人不能让齐军三军将士的鲜血白流”

    “鲁国与齐国接壤的三十里土地从北到南全部化为齐国”

    吕荼的话不允许任何质疑,然后便甩袖离去。其他齐军众将见状跟随吕荼去了,不少将领见本来能灭国的好事就这样没了,无不暗恨。

    “这?”一帮遗老遗少们见状是面面相觑。

    孔丘凝思了会儿对着姬将道:“鲁候,当年您的先祖刚开鲁国时也只是百里之地,如今齐伯拿走了三十里还有百里之多呢!”

    “只要鲁候能兴仁政保士民,民众自然如水一样归流……”

    听着孔丘的话,姬将的脸色好些。

    只是鲁国剩下的百里土地是姬将能做的了主的吗?三桓会轻而易举的放弃他们手中的土地吗?

    这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姬将看明白了这鲁国上下何人才是他的忠臣。

    他拉起了少正卯,然后整理衣冠对着老孔丘道:“望国老在鲁国出相,帮助寡人实行仁政”。

    孔丘惊讶,看着姬将一会儿,最后点头:“好。”
易发彩票官网 优游娱乐1.0平台登录 广26选5开奖结果 快乐12开奖 11选5现场直播
安徽11选五开奖记录 内蒙古快3 快乐十分在线开奖直播 白小姐开奖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快乐十分复试投注表 福彩麦久试机号 mgm集团 曾道人内部二肖中特网
11选5玩法 彩票平台靠什么赚钱 爱购彩手机app下载安装 鹿鼎娱乐平台注册 极速赛车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