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彩网娱乐平台(www.xcdug.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武林大会上的非人类

    此处有禁咒出没,多订阅就能解除禁咒哦!

    安静瑟瑟发抖:你可别骗我, 我要是吓死了, 你可就得重新找宿主了啊!

    系统:宿主, 我可是诚实正直的好系统,请宿主不要怀疑我的品格。(wWw.k6uK.cOm)

    虽然这个世界的反派有着特殊的癖好, 喜欢在棺材里躺尸, 但知道对方是人,而不是鬼或者僵尸之类的, 安静顿时松了一口气, 只要是人就好,要不然这任务真的没法做下去,因为她胆子真的不大啊!

    安静深呼吸了几下, 这才稍稍冷静了几分,她下意识地打量着四周,才发现她正身处一个阴森鬼魅的灵堂内。

    此时, 夜冷如水, 四周漆黑如墨,只有灵堂里这处有着幽幽烛火, 还悬挂着飘荡起伏的白幡。远处突然传来象征不祥的鸦叫声, 她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急忙寻了一处看起来安全的角落躲起来,开始融合记忆与剧情。

    使用了记忆加速融合球后, 安静仅仅用了十息时间就彻底融合了记忆, 剧情也很快牢牢记在脑海中。

    一睁开眼眸, 安静立即找系统兑换了透视异能,接着第一时间朝棺材透视了过去,果不其然,棺材里的少年睁着灰白色的眼眸,手上紧紧握着一根白玉簪,目光冰冷地朝着她的方向盯着。

    即使知道少年并没有透视异能,根本看不到她,安静还是觉得十分瘆人,看来少年对原身怨念很深啊!若是她敢打开棺材盖,恐怕他第一时间就会给她扎上一簪子弄死她啊!

    安静眉头蹙起,她的目标可是当少年的辅助,若是他对她的恨意极深,这可就不好办了,看来洗白原身势在必行啊!不过,在那之前,她还是想想怎么躲过开场杀吧。

    环视一周,安静放弃了过于沉重的香炉和没什么杀伤力的供品,选择了铜铸烛台来当武器。她握着烛台挥舞了几下,恩,手感不错,用来对付丧心病狂的渣男最适合了。

    原身小翠是反派少年韩七唯一的贴身丫鬟,她是侯府主母特地从粗使丫鬟中提拔上来,故意用来羞辱少年的。

    因为少年韩七是天生皮肤、毛发皆白、眼眸呈半透明灰白色的白化病人,视力低下,畏光又孱弱,与常人有异,被侯府上下都嘲讽为怪物,小翠也同样十分嫌恶畏惧他,不仅经常偷吃他的食物,还暗地里克扣他的月钱。

    如果仅仅是如此,少年韩七还不至于想杀了她,可小翠竟然还联合林管事给少年下药,害他即将会被活埋,所以,韩七才会对她恨之入骨的。

    其实,小翠虽然是一个欺善怕恶、好吃懒做的丫鬟,但她还没坏心眼到敢杀主。她会给少年下药,是因为她的心上人林管事拍胸口保证,他们只是将少年迷晕送到乡下庄子里养着,省得他的存在玷污了侯府的名声而已。

    可小翠怎么都想不到,林大夫会睁眼说瞎话,酷彩网娱乐平台:直接就给韩七判了死刑,林管事还连夜让人布置了灵堂,想等众人吊唁后,就将韩七给直接活埋。

    小翠被吓坏了,这跟说好的根本不一样,这可是杀人啊!她急忙约了林管事三更过来对质。然而,她等来的却是死于非命。她被林管事勒死后,还背了杀害主人、畏罪自杀的黑锅。

    因此,小翠的愿望有三个,第一是报复林管事,第二是救回韩七、不背黑锅,第三则是她要一辈子吃香喝辣、穿金戴银,活得好好的。

    对此,安静表示,前两个愿望,她现在就可以马上完成了!

    系统:宿主,你的额头冒着冷汗,你的手在抖,你是在害怕吗?

    安静:呵呵,我怎么可能会害怕?我,我只是紧张而已!我可是第一次做这种违法犯罪的事情啊!

    安静躲在雕花木门后,白幡遮住了她的身影。她神色紧张凝重地屏住了呼吸,通过透视眼,她见到林管事正步履沉稳地往灵堂走来,表情冷漠,手上还拿着一条粗布腰带。

    见状,安静眉眼冷了几分,将手上的烛台握得更紧,想来他当初故意亲近原身只是为了利用她吧!虽然小翠不是什么好人,但起码还有基本的人性,比林管事这种手上沾满鲜血、视人命如草芥的刽子手好多了。不过,林管事也没落得好下场,他最终是被棺材内的韩七给用玉簪给活活扎死的。

    韩七一出生便是白子,目力不好,还畏光,只能看清一米内的事物。但人总是福祸所依的,虽然他没有正常人的视力,但他却拥有过人的听力,就连十米远的细微动静也能感知到,所以,他知道了侯府内的很多秘闻。

    而且,他还能根据人的呼吸声和步履声来判断对方的情绪和意图,因此,即使他一直被各种欺负暗害,他还是借着过人的听力躲了过去。可他怎么都没想到,他身边的胆小丫鬟竟然胆大妄为到给他下药,还联合侯府的恶奴想要将他活埋!

    然而,此时躺在棺材内的韩七却有些迷惑,从刚刚开始,小翠的呼吸声和步履声就十分异常,显示她的情绪很不正常。而且,她现在是在埋伏林管事吗?可她跟林管事不是一伙的吗?

    “吱呀”木门被林管事打开。

    “嘭!”安静手上颤抖着,却还是狠狠砸了过去,毕竟对方是要来索命的,她要是不狠一点,死的可就是她啊!

    “你!”林管事怎么都想不到小翠会对他下手的,所以,毫无防备的他被烛台砸了个正着,只来得及惊怒万分地瞪了她一眼,就晕厥倒在了地上。

    见林管事猝然倒地,而烛台沾上了刺眼的鲜血,安静紧紧抿着唇角,脸色白得难看,他,他该不会被她给砸死了吧?

    安静:他死了?

    系统:还活着。

    闻言,安静颤抖着伸手探了一下林管事的鼻息,待确定他还有气,这才松了一口气,可衣裳却还是被汗水浸透了,她果然不是做坏事的料啊!

    压下心头乱七八糟的想法,安静急忙将林管事拖进灵堂,锁上木门,扯了白幡将他的手脚给严严实实地捆了起来,最后还随手拿起供品案桌上的抹布塞住了他的嘴。

    搞定渣男后,看着棺材内依然握紧簪子、面目冷漠的韩七,为了活命,安静果断决定丢弃羞耻心,开始漫漫洗白路!

    有一个口嫌正直体的傲娇反派弟弟,除了顺毛,她还能怎么办啊?于是,安静好脾气道:“恩恩,七七没生气,是我看错了。七七,你不需要处理公司业务吗?如果不需要,能不能陪我一起逛逛云坳村啊?我一个人逛,挺无聊的。”

    “你直接找刚才那个小白脸陪你逛云坳村,不就行了吗?”沈初七眉眼透着冷色,哼,他可看不出她哪无聊,明明笑得那么的花枝招展、招蜂引蝶的!

    刚刚跟一群老大爷老大妈唠嗑的安静努力回想,却还是一脸懵逼:“诶?云坳村有小白脸吗?”

    见安静确实是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刚刚有一个少年羞答答的站在她身后,沈初七突然就不气了,反而有些同情那个少年,竟然眼瞎到喜欢上叶胖纸这样没心没肺的家伙。想着竟然有人会喜欢上叶胖纸,他还是挺诧异的,不由仔细打量了一下她,诶,她怎么看起来有些眉清目秀?

    在两个多月前,叶安静身高一米七多,体重一百七十多,一副社会我大姐、霸气侧漏的彪悍模样。可在经过两个多月艰难的饮食控制和坚持运动下,她已经瘦了四十多斤,如今体重一百三左右。因为腿够长个够高,脸也瘦了下来,而她五官刚好遗传了叶母,所以,她现在也可以勉强归于微胖界的一枚美人了。

    意识到叶安静竟然有点好看,好看到已经有人喜欢上她,沈初七心头顿时有些异样,还隐隐有些不爽,要是她继续瘦下去,喜欢她的人应该会更多吧!

    她上辈子的体重一直都在九十斤徘徊,所以安静觉得一百三的自己还是一个颜值抱歉的胖纸。因此,当见到沈初七神色异样地看着她时,她压根没多想,目光不解地瞄回去,诶,怎么了?

    见状,沈初七俊脸顿时臭了几分,明明招蜂引蝶却不自知的家伙还真是让人火大啊!

    见沈初七莫名其妙又黑了脸,安静顿时觉得有些心累,中二期少年都如此的阴晴不定、不可捉摸吗?

    安静最终还是没能好好逛一逛云坳村,因为沈初七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理由阻挠她出门,甚至还能冷脸吓跑来找她玩耍的小伙伴。

    以己度人的安静私以为,他一定是觉得自己只能悲催无聊的刷公务,而她却能出去愉快地玩耍,于是,在羡慕嫉妒恨之下,沈少年就生出了想要阻碍她出去浪的阴暗心思。一次两次倒好,安静还是能够理解容忍他的,可是次数多了,她也忍不住生气了。于是,两人便闹起了冷战。

    见叶安静竟然为了那个小白脸跟他冷战,只觉得她更加看重小白脸,所以沈初七心头是火冒三丈,更加不想让她跟那个小白脸给勾搭上。于是,沈初七就直接用“你要是敢出门,我就不治腿了”这句狠话来威胁她。

    “你这是无理取闹!”安静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眸,继而气得牙痒痒,只觉得他实在是太自私任性、太不可理喻了!

    “呵!”沈初七冷脸呵出了一声藐视意味极重的鼻音,然后拒绝再跟她这种被男色迷了眼的蠢货继续争辩下去。

    两人怒目而视,最终是各自摔门回房,均表示拒绝再与脑子进水的人沟通。

    不想跟幼稚的沈初七说话,而她又不想跟他真正闹翻,所以,安静只好无聊地再次刷起了五三习题。因此,她的各课成绩是再次稳定上升。而沈初七则是怒气冲冲地刷起了公司的业务,怒气不减的他将林家企业一众管理层都狠狠蹂-躏了一遍,公司业绩是处处开花。

    见到沈初七明明对叶小姑娘上心了,自己却不知道,还要不断作死,没节操的老神医果断选择静静围观,见到臭小子吃瘪黑脸的样子,他的心情简直不要太爽,傲娇的人总是死于嘴硬啊!

    待老神医宣布沈初七的腿脚已经彻底痊愈,他俩可以闪人时,已经是三个月之后。

    在这三个月里,在老神医友情提供的美容养颜、紧致肌肤的秘方保养下,安静成功瘦到了一百斤。瘦下来的安静,眉目如画、眼神纯净、笑容恬淡,变成了一个花容月貌、艳色绝世的大美人了。而沈初七的个子也拔高到了一米八多,容颜更是越发的清俊绝美。

    因为两人的长相过于出色,气质更是脱俗,所以引来了不少故意登门借东西闲聊的单身汉和单身姑娘。两人不胜其烦,便直接挂牌写着两人要备战高考,这才消停了下来。

    在三个月期间,两人一直处于冷战、和好、再冷战、再和好的恶劣循环中。

    虽然安静是真不明白沈初七为什么总是阴晴不定,但想到自己比他年长,所以她气够了就会心软地想与他和好。但不久,她便又会被他的无理取闹给气到心口疼,然后,两人便会又开始冷战。多次冷战和好后,安静终于悟到了一个真理,一定是因为他俩的八字不合吧!

    对于两人不断冷战的原因,沈初七倒是有其他看法,肯定是因为叶安静蠢到不可理喻,所以他才会忍不住生气的!

    系统:宿主,我可是诚实正直的好系统,请宿主不要怀疑我的品格。

    虽然这个世界的反派有着特殊的癖好,喜欢在棺材里躺尸,但知道对方是人,而不是鬼或者僵尸之类的,安静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要是人就好,要不然这任务真的没法做下去,因为她胆子真的不大啊!

    安静深呼吸了几下,这才稍稍冷静了几分,她下意识地打量着四周,才发现她正身处一个阴森鬼魅的灵堂内。

    此时,夜冷如水,四周漆黑如墨,只有灵堂里这处有着幽幽烛火,还悬挂着飘荡起伏的白幡。远处突然传来象征不祥的鸦叫声,她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急忙寻了一处看起来安全的角落躲起来,开始融合记忆与剧情。
北京赛车pk10历史记录 阿里彩票官网 梦之城娱乐注册登入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十一选五玩法及奖金
广东时时彩网址 河南省481走势图 金泰彩票 青海快三走势图今天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青海11选5计划 极速赛车彩票是哪个国家的 北京时时彩官网 新疆25选7软件 广东11选五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人工计划 新浪篮球nba比分直播网 大众线上娱乐 青海快三走势图 河南快3开奖结果